-

“我當然征求了她的意見。她對來輝隆藥業,也是期待萬分,我希望李明珠女士的加入,可以改變一些東西。”楊毅在心裡冷笑,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簡直是做夢。

看眾人都不說話了,楊毅又繼續道:“當然,這隻是我個人的想法,如果有人覺得不合適,可以提出來,我們這裡是股東大會,不是我楊毅的一言堂,一切都要民主公正。”

眾人都知道這隻是楊毅的客氣話,控股大股東的建議,誰敢反對?反對有用?

說不定跳出來反對的人,馬上就要被楊毅穿小鞋。

董事局重組完成後,接下來就是分配職務。依然還是楊毅的一言堂。

他讓歐陽敬亭負責財務,讓李明珠負責人事,讓曹俊明負責對外宣傳,讓陳康負責內部監察。

這樣一來,即便李隆還是副董事長,在輝隆藥業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但是卻已經被楊毅的人全麪包圍,冇有楊毅點頭,他是什麼事都彆想做了。

趙全依然負責新藥的研發工作,隻是楊毅提出,要親自視察輝隆藥業的所有實驗室。趙全不敢拒絕,隻得答應下來。

股東大會結束之後,楊毅和歐陽敬亭立即兵分兩路。歐陽敬亭帶著手下去查賬,楊毅則在趙全的親自帶領下,去視察輝隆藥業的所有實驗室。

隻有滿臉不高興的李詩詩,在保鏢的陪同下,去了萬豪大酒店,給大家開房間。

其實歐陽家和李家在平川都有房產,還不止一處,隻是離輝隆藥業有點遠,而且住在彆人家總感覺不是太好,所以楊毅還是決定就住在酒店裡。

所有人都離開後,李隆也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他立即打電話,把財務部的副部長李強給喊了過來,一臉凝重的問道:“賬目都冇有問題了吧?”

李強是李隆的堂弟,事實上他纔是財務部真正的負責人,表麵上的財務部長隻是一個背鍋的。

李強自通道:“放心吧李總,真正的賬目都在我的u盤裡,隨身攜帶呢。楊毅的人去財務部絕對查不出任何問題。”

李隆沉聲道:“你一定要小心保管,千萬不能出任何差錯,否則若是被楊毅看見這些賬目,那麻煩就大了。”

李家兄弟這些年冇少挪用公司的資金去做其他的事情,包括去國外購買違禁藥物,給政府官員行賄等等,這些都是見不得光的事情。

如果被楊毅拿到這些證據,說不定李隆也要進去陪他哥哥一起坐牢。

“放心吧李總,他們絕對想不到賬目會在我身上。”李強這番話倒也不是虛言,就連財務部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副部長李強纔是李家兄弟真正的心腹,更彆說外人了。

可惜李強忘記了一個人,曾經在輝隆藥業混得風生水起的徐一凡。

徐一凡雖然不知道李強和李家兄弟真正的關係,但是他敏銳的感覺到,李強這個人,有些不簡單。

畢竟作為財務部的副部長,李強這些年被李輝召見的次數竟然和正部長一樣多,這本來就是一件很可疑的事情。隻是很少有人會往這方麵聯想罷了。

偏偏徐一凡就是一個喜歡多想的人,因此在楊毅來平川之前,徐一凡就把這個情況提前告訴了楊毅。

而楊毅則秘密安排了朱萬苦和紅狼盯住了這個李強,隻等對方露出破綻。

楊毅來李家兄弟的大本營接收輝隆藥業,自然不止明麵上的這些人,還有一支秘密行動隊在暗處幫他調查對手的情報呢。

晚上,楊毅和歐陽敬亭在萬豪大酒店的房間裡開碰頭會。

“你那邊怎麼樣?”楊毅開口問道。

“查不出來任何問題,他們的賬目很清晰。”歐陽敬亭搖頭道。

“冇有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楊毅冷笑道:“我纔不信李家兄弟這麼多年,一點錢都冇有亂花。”

“是啊,我也知道這一點,可是對方的賬目是高手做出來的,冇有留下一點點蛛絲馬跡。”歐陽敬亭歎了口氣,問道:“你那邊呢?”

“我已經拿到了抗腫瘤新藥的配方,隨時都可以安排人泄露出去。”楊毅微笑道。

如果有輝隆藥業的其他股東在這裡,他們絕對不敢相信,這會是自己公司大股東乾出來的事。

人家公司的大股東都是巴不得自己的公司冇有一點利空,全都是利好。楊毅可好,竟然主動釋放利空。

要知道,輝隆藥業的抗腫瘤新藥,主要成份都是蠱蟲啊,如果楊毅把這個訊息泄露出去,輝隆藥業的人不被活活罵死纔怪。

就連楊毅這個新晉大股東,恐怕都要遭到波及。

畢竟,這些事雖然和楊毅沒關係,但是楊毅畢竟入股了輝隆藥業,還成為了控股股東,廣大網友肯定會要求楊毅給一個說法的。

這其實也是楊毅的目的之一,他想把其他的小股東全部踢出去,用錢砸是冇用的,那些人的股份本來就不多,他們寧願爛在手裡都不願意出售,楊毅有什麼辦法?

可是有這個全體網民的怒火加持,楊毅就可以把禍水東引了。到時候,他以輝隆藥業董事長的身份當衆宣佈徹查這件事,然後把這些小股東一個個都喊去談話,做出一副掌握證據的樣子,還怕這些小股東不就範?

交出股份,他們就可以全身而退,否則就算他們極力撇清,楊董事長依然能搞得他們身敗名裂。

不過這個方法隻能搞走趙全和其他一些小股東,對於李隆就冇有什麼辦法了。

畢竟新藥研發成功的時候,李隆還在看守所裡。雖然楊毅知道,李隆絕對參與了這件事,但是這盆臟水不好潑,還是再找找其他的黑材料對付李隆吧。

“你今天才考察過實驗室,轉眼間,新藥的配方就泄露出去了,他們會不會懷疑你啊?”歐陽敬亭擔心的問道。

“肯定懷疑啊,可是有什麼關係呢?”楊毅微笑道:“現在輝隆藥業已經是我們兄弟倆做主了,難道他們還能報警抓我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