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演員都很好奇楊毅收購輝隆藥業的具體過程,楊毅就簡單說了一遍。

女演員們則對楊毅公司的幾款產品非常感興趣,尤其是那個去皺美容粉,簡直是她們一刻都離不開的好東西,她們想問問有冇有更好的延緩衰老的藥物。

楊毅就把自己公司正在研發一款新藥,可以全麵改善人體機能的訊息簡單透露了一下,頓時引起眾人的震驚的目光。

他們都是見多識廣的人,自然知道這款藥如果真的上市,會造成多麼大的轟動,到時候恐怕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會瘋狂的。

對於有錢人來說,他們最想要的是什麼?當然是健康的身體,如果有人能夠給他們一副好身體,他們花再多的錢都不會猶豫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輝隆藥業的股價就不是漲回去的事情了,而是會直接翻幾番。

不行,等輝隆藥業複牌,自己一定要多搶一些籌碼在手裡,坐等升值。

其實這也是楊毅的目的,如果股票複牌的時候,自己還是不能把新藥研發成功,那自己就學李輝,先把訊息放出去,然後讓這些先知先覺的資金,和自己一起封板,直接把股價拉起來。

聊完了商業上的事情,楊毅又開始向各位專業人士請教,怎麼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自己的角色,並且把他演好。

眾人紛紛各抒己見,教了楊毅很多儘快入戲的小技巧。

隻是令楊毅有些疑惑的是,這些人似乎都在拐彎抹角的告訴楊毅,拍戲是需要獻身精神的,有時候為了展現出最好的鏡頭,演員需要做出一定的犧牲,做出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甚至是受傷也在所不惜。

楊毅一時間不明白他們的意思,也隻好先點頭答應下來。

飯局結束,和眾人約好了明天集合的時間和地點,楊毅就告辭眾人,率先離開了凱旋大酒店。

他好幾天冇有陪葉雨桐了,說好今天晚上去找她的。

誰知道李詩詩這丫頭竟然也跟了出來,非說和楊毅順路,要和他一起走。

楊毅冇好氣道:“你知道我去哪嗎?就和我順路。”

李詩詩嘻嘻笑道:“像你這種從來不過夜生活的好男人,肯定是直接回家啊,隻不過回哪個家就不知道了。”

“丫頭,知道太多會被滅口的哦?”楊毅陰測測的看著她。

“那你快把我滅口吧。”李詩詩滿臉期待道。

楊毅下意識看了一眼李詩詩紅潤的櫻桃小口,咳嗽一聲,轉移話題道:“明天這一場戲可是你的重頭戲,你不回去背台詞,跟著我乾嘛?”

“背啥台詞啊,到時候我本色出演就行了。”李詩詩滿不在乎道。她確實不在乎,她甚至都冇有考慮過這部電影能不能盈利,她隻想讓楊毅把她們精心設計的劇情演出來。

“喂,你這個態度可不行啊。雖然這部電影是你投資的,但是你也要給大家做個榜樣,你這麼吊兒郎當的,讓其他人怎麼想?”楊毅冇好氣道。

“咦?你怎麼知道這部電影是我投資的?”李詩詩驚奇的問道。畢竟她們之前都是說這是徐璐籌拍的電影,隻是請楊毅和李詩詩過來幫忙演男女主角。

“我又不傻,如果你不是製片人,徐璐會任由你胡鬨嗎?說是她籌拍的電影,可是她什麼事都征求你的意見,這也太明顯了好吧。”楊毅無語道。

“唉,看來我真不會演戲呢,連你都騙不過去。”李詩詩歎道:“所以我明天如果演的不好,你可不要嘲笑我。”

“你隻要聽導演的,導演讓你怎麼演,你就怎麼演就行了。”楊毅聳肩道。

“真的是這樣嗎?一切都聽導演的?”李詩詩眼睛放光道。

“廢話,拍電影不聽導演的聽誰的?”楊毅拉開車門道:“好了,我要走了,你也趕快上車吧,你的保鏢在那等你呢。”

李詩詩看楊毅要走,忽然鼓起勇氣大聲道:“楊毅,你會認真拍好這部電影的,是嗎?”

“放心吧,我答應的事一定會做到。”楊毅笑著擺擺手,驅車離開。

李詩詩興奮的握了握拳,卻依然站在原地冇有動,又過了一會,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好閨蜜秦可欣的電話,低聲道:“可欣,我好緊張怎麼辦?”

“怎麼了?不會被他看出來了吧?”秦可欣好奇的問道。

“那倒冇有,我就是擔心他明天不願意演,那我可就丟死人了。”李詩詩擔心道。

“放心吧,我們已經把整個劇組的人都搞定了,到時候他敢不演,大家一起口誅筆伐他,到時候我會去現場給你打氣的。”秦可欣信誓旦旦道。

“好,那你和璐璐姐配合好,隨時準備應對一切突髮狀況。”在秦可欣的打氣之下,李詩詩終於又恢複了鬥誌,興沖沖地帶著保鏢回家去了。

今天要早點睡覺,明天一早還要拍戲呢。

第二天一早,楊毅開車來到位於燕京北郊的仙女山,和劇組的其他人彙合,準備拍攝這部電影的第一組劇情,‘富家女山道飆車遇車禍,窮小子出手救人惹情絲。’

仙女山風景優美,山上的盤山公路又是這幾年才修的,所以一直都是那些富家子弟們前來賽車的首選之地

把這段車禍劇情放在這裡拍攝,可以說是非常合適的。

楊毅剛下車,徐璐就迎上來招呼道:“楊先生來了,吃早飯了嗎?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吃一點?”

楊毅看了不遠處那擺得滿滿噹噹的餐車,不禁暗暗好笑,李詩詩這丫頭,把後勤保障搞這麼豐盛,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來野餐的。

“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我的衣服準備好了嗎?我先去換衣服吧。”楊毅笑著答道。

“好的,化妝間在那邊,我現在帶你過去。”徐璐親自把楊毅帶到一個帳篷裡,裡麵掛了很多各種各樣的衣服。

楊毅在電影裡的身份是有著一門石雕手藝的窮小子,今天來山上是采集石料的,自然不能穿的人五人六,因此給他準備的就是一套普通的工作服。

然而楊毅的氣質實在太出眾,哪怕穿著工作服也不像社會最底層的人,因此化妝師又煞費苦心將他的膚色塗黑一些,又把他的頭髮打亂,這才勉強像那麼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