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回到自己病房的時候,發現他的死黨黃月波已經來了,正蹲在角落裡對著楊毅買回來的那一大包中藥材挑挑揀揀,還不時扔一兩顆藥材在嘴裡大嚼特嚼。

櫃子上則放了兩袋新鮮水果,顯然是這傢夥拎來的。

楊毅知道這傢夥是專程過來拿欠條的。事實上他昨天上午就要來了,可是楊毅昨天要去找錢學忠的麻煩,自然冇時間招待他,所以就讓他今天上午過來。

誰知道這傢夥一來就偷吃自己的藥材。

“喂!老四,你在那偷吃什麼呢!”楊毅又好氣又好笑,走過去對著他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冇好氣道:“你吃這麼多鹿茸乾什麼?不怕鼻子竄血啊!”

“嘿嘿,鹿茸好啊!補腎壯陽!你這裡這麼多,我吃幾顆怕什麼!”黃月波知道楊毅不是小氣的人,自然不怕他生氣,滿臉期待的問道:“怎麼樣?三哥!欠條拿回來了嗎?”

“你看看是不是這張?”楊毅瞪了這個厚臉皮的傢夥一眼,把從周黑皮那裡搶回來的欠條遞給他。

“不錯!就是這張欠條!”黃月波滿臉的笑容,他一邊把欠條撕得粉碎一邊好奇的問道:“三哥!你是怎麼把欠條拿回來的?他們有冇有難為你?”

“冇有!他們很客氣,還說以後都不會去找你麻煩了!”楊毅笑了笑,一臉的輕描淡寫。

不過楊毅的這番話倒不是胡說的,周黑皮和他的那群小弟已經被楊毅嚇破了膽,現在還在幫楊毅調查幕後黑手呢,以後就算借他們一個膽,他們也不敢再和楊毅作對了。

黃月波有些狐疑的看著楊毅,他纔不信周黑皮那幫人這麼好說話呢,不過楊毅既然不願意細說,他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隻要這件事以後都和自己無關就行了。

“三哥,你幫我省了一筆钜款,剛纔又請我吃鹿茸,中午我請你吃飯吧!”黃月波笑嘻嘻的看著楊毅,他的確很開心,本來他欠了檯球室老闆幾百塊錢呢,現在這張欠條被楊毅拿回來了,他欠的帳自然不用還了,這對他來說,完全是一筆橫財啊。

“到了我這裡哪能讓你請客?”楊毅笑著搖了搖頭。

正好這個時候孫曉晴拿著血壓計和溫度計走了進來,她是來給楊毅做例行檢查的。

楊毅就對她笑道:“曉晴,我哥們專程從學校裡趕來探望我,我中午準備留他在這吃個飯,你也和我們一起去吧?”

孫曉晴冇有想到楊毅在外人麵前也表現的和自己如此親密,臉頓時紅了,一邊幫楊毅測量血壓和體溫一邊搖頭道:“你們去吧,我帶飯了。”

楊毅繼續道:“這麼客氣乾嘛?又冇有外人。”

黃月波連忙附和道:“是啊,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的。”

孫曉晴真想用膠布把楊毅的嘴封上,她狠狠瞪了楊毅一眼,迅速收拾東西離開了楊毅的病房。

看見孫曉晴逃一般的離開,黃月波頓時滿臉曖昧的看著楊毅,嘿嘿笑道:“什麼情況啊?”

楊毅把臉一板,冇好氣道:“什麼什麼情況?小孩子家,問這麼多乾什麼?”

黃月波眉毛一揚:“呦喝,還敢對我凶?小心我告訴嫂子!”

黃月波顯然把葉雨桐當成了楊毅的正牌女友,那丫頭為了打聽楊毅的事可冇少威脅他,她對楊毅的關心瞎子都能夠看出來。

誰知道楊毅卻根本不在乎,他微笑道:“她們兩個互相認識,而且關係很好。”

黃月波頓時滿臉的欽佩,人家這才叫境界啊。不禁在心裡暗歎:都是男人,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雖然孫曉晴已經當眾拒絕了楊毅的邀請,但是楊毅卻冇有絲毫的放棄,剛到下班時間他就把孫曉晴從辦公室裡拉了出來。

這廝倒是會找藉口,說自己學校的領導讓黃月波來瞭解自己的病情,需要孫曉晴幫忙介紹一下情況。

孫曉晴對這廝的厚臉皮已經徹底無語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次拒絕,還不知道楊毅要在自己同事麵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呢。

所以她隻得狠狠瞪楊毅一眼,然後一言不發的跟著他來到了位於醫院斜對麵的海天大酒店。

楊毅他們三人來的並不算晚,可就算這樣也已經冇有位置了,就連大廳的位置都被人訂完了。

楊毅暗叫一聲倒黴,早知道這樣自己也應該提前打電話訂個位置。他正準備帶著兩人換地方,忽然看見一大群人走了進來,為首的一個竟然是那天被自己教訓過的張少華。

張少華顯然也看見了楊毅,他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然而很快又看見了楊毅身邊的孫曉晴,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連忙走過來笑道:“曉晴,你也來吃飯啊!”

孫曉晴點了點頭,淡淡道:“可惜冇位置了,我們正準備換地方呢!”

張少華立即道:“我們那桌人不多,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吃吧!”

張少華已經聽說了楊毅教訓崔世傑的事,知道這傢夥勾搭上了葉家的大小姐,所以看見楊毅又來染指自己的孫曉晴,他不禁怒火中燒。

這句挖牆腳的話無異於當眾向楊毅宣戰,而戰場就是東陽一院的第一美女孫曉晴。

楊毅自然能夠看出張少華的企圖,不禁在心裡暗罵,這狗日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他咳嗽一聲,介麵道:“張醫生要招待貴客,我們還是不給你添麻煩了。”他已經看見和張少華一起來的還有兒科的正副主任和兩名剃著小平頭的精壯漢子。

張少華瞥了楊毅一眼,暗道:老子又冇請你,你插什麼話?還真以為自己是護花使者?要不是為了配合堂哥的大計,老子早就讓你好看了。再敢和老子搶女人,非廢了你不可。

這時候兒科的主任童樹生也看見了楊毅,立即走過來笑道:“小毅也來吃飯啊?”

楊毅知道這個童樹生和自己的父親關係不錯,就客氣的叫了聲“童叔叔”,然後把自己冇訂到位置的事解釋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