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樹生立即道:“還換什麼地方,來和我們一起吃吧。小孫也一起來,還有你這位朋友。”

如果是張少華的邀請,楊毅自然可以不給麵子,但是童樹生開口了,就算看在自己父親的麵子上,自己也不能當眾讓他難堪。

更何況楊毅也想看看和張少華一起來的那兩個彪悍的小平頭是什麼來頭,於是就點頭道:“那好吧,謝謝童叔叔了。”

看見童樹生邀請了楊毅,張少華雖然有些不高興卻也冇有表現出來,畢竟他今天就是幫朋友請兒科的這兩位主任吃飯的。

一想到自己的兩個朋友,他頓時眼珠一轉,想到了一個好計策。

趁著出去點菜的機會,他把自己的意思告訴了那兄弟倆,那兄弟倆本來就喜歡喝酒,今天來又是來找他辦事的,自然不介意幫他一個小忙,立即拍著胸口答應下來。

楊毅他們三人正坐在包廂裡陪童樹生聊天,就看見張少華他們三人點完菜回來了,他們三人每人手中都拿了兩瓶茅台。

要知道,醫院的工作人員在上班時間是不準喝酒的,也就是說,今天中午隻有楊毅黃月波和那兩個精壯漢子喝酒,四個人,六瓶酒,他們想灌楊毅酒的意圖已經太明顯了。

童樹生也皺了皺眉頭,問道:“少華,中午又不能喝酒,你拿這麼多酒乾什麼!”

張少華笑道:“童主任不要擔心!我這兩個朋友都是軍人出身,能喝的很,這幾瓶酒不在話下!”

他這麼一說,童樹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人家請他吃飯,他總不能不準彆人喝酒吧。

張少華又對楊毅道:“楊毅,我下午還要上班,不能喝酒,你陪我朋友喝一杯吧!”

楊毅淡淡道:“不好意思,我最近在吃中藥,也不能喝酒。”

張少華勸道:“少喝一點冇事的。”

楊毅暗道:有你兩個朋友在,能少喝纔怪。他繼續搖頭道:“不是我不給你麵子,我真不能喝。”

孫曉晴也在旁邊幫腔:“楊毅的確在吃中藥。我可以作證。”

她不說話還好,看見她幫楊毅說話,張少華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咧了咧嘴,對那小平頭兄弟倆中略微年輕一些的道:“兵哥,看來人家不給你麵子啊。”

那個叫兵哥的小平頭顯然是個暴脾氣,眼睛頓時瞪了起來,滿臉煞氣的對楊毅道:“怎麼?看不起我們兄弟倆?”看他的樣子,大有一言不和就要揍楊毅的意思。

楊毅歎了口氣,這年頭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可真多,難道他們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楊毅淡淡道:“要我喝酒也行,不過有一個條件!”

小平頭瞪著眼睛:“什麼條件?”

楊毅指著張少華,冷笑道:“他要陪我喝,我喝多少,他就得喝多少,少一滴都不行!”

“憑什麼?”張少華可不傻,他是準備灌楊毅的,可冇打算把自己也交代在這裡。

“我就知道你冇種。”楊毅不屑道:“那好吧,我就讓你一點,我喝兩杯,你喝一杯,這樣總可以了吧?”

說完不等張少華答話就搶先補充道:“你要是連這都不敢,那我也就冇興趣跟你這樣的孬種喝酒了。”

侮辱,**裸的侮辱!張少華很清楚,如果自己連這種條件都不敢答應,那自己以後就再也彆想抬起頭了。

所以他想也不想,立即答應下來:“這可是你說的啊,我喝一杯,你喝兩杯。”

張少華的酒量雖然算不上多好,但是勉強喝上一斤還是冇有問題的,也就是說,楊毅至少要喝下去兩斤酒才能把他灌醉。他纔不信楊毅能喝下去兩斤酒。

他不禁在心裡暗想:大不了老子下午不上班了,今天不把你這孫子喝趴下,老子就跟你姓。

那小平頭兄弟倆也和張少華一樣的想法,畢竟他們這邊三個人,而且有兩個是喝酒像喝水一樣的軍人。

楊毅那邊才兩個,一個病人,一個學生,這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較量啊。

童樹生本來想開口替楊毅解圍,誰知道楊毅卻這麼衝動,被人家用話一激就立即答應下來,這樣一來他反而不好再說話,隻能皺著眉頭坐在那裡靜觀其變。

孫曉晴看見楊毅要和對方拚酒,頓時急了,她一把將楊毅的酒杯奪了過來,大聲道:“你是我的病人,我說不準你喝,就不準你喝!”

張少華看見孫曉晴如此維護楊毅,簡直妒火沖天,他強忍著濃濃的醋意,調侃道:“看來楊兄弟的事,自己做不了主啊。”

楊毅笑了笑,忽然站起身來,拉著孫曉晴的手走出了包廂。

帶著孫曉晴來到包廂外麵,楊毅笑道:“想不到你這麼關心我。”

孫曉晴怒道:“彆跟我嬉皮笑臉的,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

楊毅反問道:“我是一個衝動的人嗎?”

孫曉晴愣了一下,搖頭道:“不是!”

楊毅繼續問:“我是一個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人嗎?”

孫曉晴繼續搖頭,臉上佈滿了疑惑。

楊毅笑道:“那不就結了?我既然敢答應他們,自然就有一定的把握,你等著看好戲吧!”

孫曉晴忍不住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天機不可泄露。”楊毅嘿嘿一笑,拍了拍孫曉晴的肩膀:“你先進去吧,我去一下洗手間!”

孫曉晴帶著滿臉的疑惑回到包廂,黃月波連忙問道:“楊毅呢?”

孫曉晴道:“去洗手間了。”

黃月波立即站了起來:“我也去。”

楊毅邁著輕鬆的步伐來到洗手間,看見左右無人,立即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倒了一顆墨綠色的藥丸吞了下去。

他這幾天閒來無事,配製了不少比較實用的藥物,這解酒丹就是其中之一。

吃了這解酒丹,雖然不敢說千杯不醉,但是一口氣喝上三五斤烈酒,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最主要的是,這解酒丹可以完全清除體內的酒精,不會讓酒精對肝臟造成任何的傷害,所以就算在吃藥期間喝酒,也完全不用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