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上了一個廁所,正在洗手,黃月波也走了進來,他一看見楊毅立即苦著臉道:“三哥,來者不善啊。”

楊毅抽了張紙巾擦了擦手,問道:“你能喝多少?”

黃月波道:“最多半斤!”

楊毅點頭道:“足夠了!你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剩下的交給我!”

黃月波使勁眨了眨眼睛,他實在不知道楊毅哪裡來的這麼大自信。

兩人重新回到包廂時,涼菜已經上來了,張少華也已經把每個人的酒杯都倒滿了酒水。

除了兒科的兩位主任和孫曉晴喝的是茶,其他人喝的全都是白酒。

楊毅剛剛坐下,那個被張少華稱呼為“兵哥”的小平頭就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舉著酒杯道:“楊兄弟,第一次見麵。來,我敬你一杯!”說完一仰頭,滿滿一玻璃杯足足三兩白酒就喝下去了。

楊毅不禁啞然失笑,這些當兵的真是夠直接,想灌人酒端起杯子就上,連找個由頭掩飾一下都不願意。

楊毅端起了杯子,卻冇有立即就喝,他笑眯眯道:“我這人最佩服的,就是保家衛國的軍人,今天能和兩位軍人大哥喝酒,我也很榮幸。應該是我敬兩位大哥纔是!”

聽見楊毅的話,那小平頭兄弟倆頓時愣了一下,他們明白楊毅已經識破了他們車輪戰的意圖,所以借力打力,一杯酒敬他們兩人,偏偏話說的還非常漂亮。

那年齡略大一些的小平頭也隻得端起杯子,和楊毅一起喝了下去。

楊毅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酒瓶,一邊給自己倒酒一邊笑道:“剛纔光顧著喝酒了,忘記問兩位大哥高姓大名?”

那年齡略大一些的小平頭此時已經不敢再小看楊毅,他沉聲介紹道:“我叫高文勇,這是我弟弟高文兵!”

楊毅端起酒杯道:“原來是高大哥和高二哥。來,好事成雙,咱們再乾一杯。”說完率先把滿滿一杯酒喝了下去。

看見這一幕,包括高家兄弟在內,所有人都傻了眼,這個楊毅也太生猛了吧?還冇開席呢,六兩酒就下肚了?難道他喝的是白開水嗎?

童樹生有些擔心了,畢竟是他叫楊毅過來吃飯的,要是讓他喝多了,那楊天重肯定會埋怨自己。

所以童樹生連忙打圓場道:“好了,小毅,喝得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喝這麼多,對身體不好。”

楊毅笑道:“放心吧,童叔叔,我有分寸。”

說完把目光投向張少華,意思很明顯,我兩杯喝完了,該你出場了。

張少華顯然冇有想到楊毅如此豪爽,不禁愣了愣。

直到楊毅舉起空杯對他示意了一下,他才滿臉不屑的舉起自己的杯子,一口氣將裡麵的酒喝了下去。在心裡暗想:你他媽少得瑟,老子就看你能喝幾杯!

楊毅這種充滿挑釁的喝法顯然刺激到了高家兄弟,他們兩人的脾氣都上來了,把楊毅敬的這杯酒喝下去之後,也再次把杯子給倒滿了。

高文勇首先端起了杯子,笑道:“我一看楊兄弟就特彆投緣,來,我單獨敬楊兄弟一杯。”

他也不傻,既然看出來楊毅是海量,自然不會兩個人陪他一起喝,你不是很牛逼嗎,有種和我們單獨喝,把我們兄弟倆全喝倒,那才叫真牛逼。

雖然對楊毅的話產生了一些信心,但是看見對方要和楊毅玩車輪戰,孫曉晴還是有些擔心。

這高家兄弟倆很顯然都是特能喝的主,一個就已經很不容易對付了,如果再玩車輪戰,那楊毅就算再能喝,也很難撐下去,說不定出了飯店就要直接送去醫院搶救了。

想到這裡,她不禁伸手輕輕拉了一下楊毅的衣角,讓他不要再喝了,誰知道楊毅卻輕輕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對她展露一個自信的笑容。

不知道什麼原因,看見楊毅的笑容,孫曉晴的心頓時就寧靜下來,她知道楊毅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他既然執意這麼做,應該就是有了一定的把握,也許自己應該對他多一些信心。

楊毅放開孫曉晴的手,端起酒杯站了起來,對高文勇笑道:“既然投緣,那喝一杯怎麼能夠?至少也要來一個事事如意!高大哥覺得如何?”

高文勇愣住了,在心裡暗想這傢夥難道真是傳說中的千杯不醉?這一杯是三兩,他剛纔已經喝了兩杯,就是六兩,跟自己再連喝四杯的話就是一斤八兩。

高文勇自己也就是一斤半的量,就算是慢慢喝也喝不下一斤八兩,更彆說像現在這樣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了。

張少華的臉色也變了,他很清楚,如果高文勇真的和楊毅喝一個事事如意,那就隻能躺著出去了,到時候就算高家人不找自己麻煩,自己家老爺子也不會放過自己。

更令他擔心的是,如果楊毅真的連喝四杯,那自己豈不是也要陪兩杯?

自己雖然有一斤的量,但那是在慢慢喝的情況下,如果一口氣連喝三杯……張少華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

張少華本來是想趁著這個機會,讓高家兄弟把楊毅喝趴下,讓他在孫曉晴麵前好好出醜的,卻冇有想到楊毅的酒量如此驚人,簡直像喝水一樣。

此時他真的有一些後悔了,要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讓楊毅把高家兄弟給撂趴下了,那自己豈不是裡外不是人?

想到這裡,他連忙端起杯子試圖岔開話題:“光顧著我們自己喝,都忘了其他人都等著開席呢。來,我提議我們一起乾一杯。”

這個時候熱菜已經開始上了,楊毅就笑道:“說得對,不能讓大家乾坐著。來,一起乾!”說完率先把杯中酒喝個乾乾淨淨。

張少華剛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正準備放下杯子,看見楊毅把酒喝完了,他頓時愣了,麻痹的,這小子是酒鬼嗎?

老子說一起乾隻是客氣一下,你真喝完乾什麼?冇喝過酒嗎?無奈之下,他也隻能再次端起酒杯,硬著頭皮喝下去一半。

看見楊毅把酒乾了,其他人也隻能無奈的陪他乾掉這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