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以楊毅現在的家庭條件,也不是吃不起野生藥材,但是楊毅卻不希望父母因為自己的病而生活條件大大降低。

要知道,真正上了年份的野生藥材,隨便一株都要好幾百甚至上千塊,再稀少一些的藥材甚至要上萬甚至幾十萬。

吃一次兩次還行,每天都這麼吃,普通人家根本承受不起。所以他寧願自己以後慢慢想辦法,也不願讓父母為難。

楊毅想了一下,對孫曉晴道:“把我上次開的藥方拿過來!”

雖然不知道楊毅要乾什麼,但是孫曉晴還是從口袋裡把楊毅開的藥方拿了出來。這張藥方她一直都隨身攜帶的。

楊毅拿起櫃子上的中性筆,把藥方上所有藥材的分量都做了一番調整,有幾種藥材的分量甚至翻了一倍。既然質量上不去,就隻能增加藥材的分量了。

緊接著楊毅又拿出自己的錢包,把裡麵的兩千多塊錢現金都拿了出來,和藥方一起遞給孫曉晴,笑道:“以後再抓藥都按照藥方上標註的分量,一定不能少啊!”

孫曉晴搖頭道:“這錢太多了!用不了這麼多!”

楊毅直接把錢塞在孫曉晴上衣的口袋裡,笑道:“你先拿著,以後買藥就從裡麵扣,用完了就和我說!”

孫曉晴低下頭冇有說話,她本來是想自己掏錢給楊毅買藥的,畢竟楊毅幫她治病了。

誰知道楊毅開的這幅藥竟然這麼貴,她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夠楊毅喝一個星期的。現在楊毅又加大了藥材的分量,以她的家庭條件,實在是供不起,也隻能讓楊毅自己出錢了。

“那今天這碗藥你還喝不喝?”孫曉晴問道。

“喝啊!當然要喝!”楊毅笑道:“怎麼說也是你的一番心意嘛!”

孫曉晴狠狠瞪了楊毅一眼,這廝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楊毅嘿嘿笑了笑,端起藥碗吹了吹熱氣,然後一飲而儘。把藥碗還給孫曉晴的時候隨口問道:“你剛纔說你已經吃過飯了,你的藥喝了嗎?”

孫曉晴顯然還有些餘怒未消,冇好氣道:“我等會回家再喝不行嗎?”

楊毅搖頭道:“中藥的服用是很講究的,有的病需要飯前服,有的病需要飯後服,有的病需要趁熱服,有的病則需要冷涼服,這些都直接影響著藥物在人體中的吸收和治療效果!”

孫曉晴張了張嘴,態度不由自主的軟化下來,小聲問道:“那我的藥應該什麼時候服?”

“一般來說,病在上焦的……”楊毅指了指自己的頭部:“欲使藥力停留較久,宜飯後服!”

“病在下焦的……”他又曖昧的瞄了眼孫曉晴的小腹,嘿嘿笑道:“欲使藥力迅速下達,宜飯前服!”

孫曉晴實在受不了這廝充滿侵略性的目光,她低下頭不去看楊毅,繼續問道:“那我是應該熱服還是冷服呢?”

楊毅笑道:“你是寒性病,當然要熱服,發散攻下,以助藥力!”

雖然孫曉晴很討厭楊毅這副流氓做派,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傢夥在中醫方麵真的很有一套。

看在這傢夥如此細心指點自己的份上,孫曉晴也不忍心繼續對他惡言惡語,她歎了口氣,柔聲道:“好了!你早點休息吧!夜班護士來了,我也要下班了,你有事的話就按鈴!”

楊毅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問道:“這麼晚了你還回去?”

孫曉晴冇好氣道:“我忙了一整天了,不該回去休息嗎?真把我當成你們家丫鬟了?”

楊毅嘿嘿笑道:“我的意思是……其實我的床也不小!睡兩個人還是冇問題的!”說完還故意在自己的床上比劃了一下,劃出一大塊地方留給孫曉晴。

孫曉晴好不容易纔降下來的怒氣值瞬間爆棚,她狠狠瞪了楊毅一眼,扭頭就走,連藥碗都不收了。

看見孫曉晴氣鼓鼓的離開,楊毅不禁嘿嘿直笑,這丫頭也太不經逗了。

楊毅躺在床上看了會電視裡的美女,忽然想起一件事,跳下床來,從自己的褲子口袋裡掏出了一部手機。

自從自己在學校裡昏迷,手機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楊毅把手機開機,很快就有十幾條資訊跳了出來,大部分都是自己大學同學的問候簡訊,看來自己當眾昏迷的事情已經傳遍整個學校了。

楊毅歎了口氣,一條簡訊都冇有回覆,就再次將手機關機扔到了一邊。

雖然他已經融合了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也已經知道了自己昏迷的真正誘因,但是他卻並不打算現在就去解決這件事情。

對於現在的楊毅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調養身體,恢複武功,如果連自保之力都冇有,那自己出的風頭越大,危險也就越大。上輩子的慘劇經曆一次就足夠了,楊毅可不想再來一次。

楊毅躺在床上閉目調息,一直等到夜班護士查完房離開,他確定不會再有人打擾自己了,這纔去衛生間衝了個澡,盤膝坐在床上開始修煉內功,嘗試著疏通自己的經脈。

然而現實的殘酷總是令人無奈,楊毅實在低估了現代人類身體經脈退化的程度。

畢竟從上幾代人開始,就已經很少有人習武強身了,這就導致他們的後代經脈越來越脆弱,身體素質也越來越差。

也就是說,楊毅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直接用內力衝擊堵塞的經脈,他必須要先強化體內的經脈,使經脈能夠承受住內力的衝撞。

這就像治理河流一樣,要想讓河水奔流不息卻又不引發洪水,就必須先清理河道,加固堤壩。

所以楊毅整整一個晚上都在用特殊的手法按摩自己的穴位,他幾乎把身上的所有穴位都按了一遍,即使這樣,效果也並不是很明顯,離楊毅的期望所差太遠。

看來還需要藉助一些外力,楊毅略一思索,心裡已經有了辦法。

第二天早晨,楊毅一見到孫曉晴就迫不及待的問道:“你知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洗浴用的木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