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勇快步走過去握住她的手,低聲道:“美心,我給你帶了一些粥,快去吃點吧。”

少婦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的女兒,對外界的一切都漠不關心,她搖頭道:“我什麼都吃不下。”

高文勇歎了口氣,又問道:“雨欣有冇有好一些?”

少婦搖了搖頭:“醫生說病情已經穩定了,但是還是查不出病因,童主任怎麼說?”

高文勇知道妻子問的是請省人院專家的事,就搖了搖頭。

少婦的臉色頓時就沉下來,正想開口詢問,就看見已經換上白大褂的童樹生走了進來,他一進來就按照楊毅的要求對其他的醫護人員道:“你們先出去吧!”

趕走了不相乾的人,童樹生立即對站在一邊的楊毅道:“小毅,你去給病人切一下脈,看看有冇有什麼新的發現!”

那少婦本來就對童樹生極為不滿,此時看見童樹生竟然讓一個不知道什麼來路的年輕人給自己的寶貝女兒治病,她壓抑許久的怒火頓時爆發了。

指著童樹生的鼻子罵道:“姓童的,你究竟什麼意思?讓你去請專家你不去,反而找了一個連醫生都不是的陌生人回來,你到底想乾什麼?”

童樹生硬著頭皮解釋道:“楊毅是東陽醫科大學中醫係的高材生,醫術很高明,是我專門請過來幫忙的!”

“大學生?醫術高明?”

少婦簡直要氣瘋了,她指著童樹生的鼻子,怒吼道:“既然要請中醫幫忙,為什麼不請一個真正的老中醫?非要找一個學生來湊數,難道你們醫院的中醫都死絕了嗎?”

看見少婦的情緒如此激動,童樹生也是大感頭痛,有心想幫楊毅說幾句話,可是就連他自己對楊毅的醫術也冇有多大的信心。

底氣不足,話自然不敢說的太滿,否則一旦失敗,到時候就更被動了。

這時,已經走到病床前的楊毅說話了:“一位醫生的醫術是否高明,並不是看他的年齡,而是看他是不是能夠幫患者解除痛苦。我的醫術究竟如何,你們隻需要耐心等待幾分鐘便可知曉,現在就開始爭論,不嫌太早嗎?”

童樹生立即附和道:“就是,隻不過是切脈而已,又不疼不癢的,有什麼好擔心的!”

高家兄弟剛剛纔和楊毅喝過酒,對他的印象不錯,他們也想看看楊毅的醫術究竟怎麼樣,於是一起勸那少婦:“就讓楊兄弟先看一下吧,實在不行我們再請其他的專家!”

少婦見丈夫都幫楊毅說話,不禁狠狠瞪了童樹生一眼,冷冰冰道:“那好,我就看看他能說出什麼所以然來!”

楊毅來到小女孩的身邊,在少婦憤怒的目光注視下,伸手拔掉了她胳膊上的吊瓶。

又稍等了片刻,這才伸出三根手指,輕輕搭在了小女孩的手腕處,然後微閉雙眼,一副老僧入定狀。

病房裡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楊毅,等待他的診斷結果。那少婦更是下定決心,隻要楊毅說不出什麼有用的話來,就立即把他趕出去。

“高大哥!令嬡兩個月前是不是生過一場急病?手足冰涼,上吐下瀉,不停的打冷顫?”楊毅忽然開口問道。

“不錯!雨欣那次發病的確是兩個月前!”高文勇滿臉驚訝的看著楊毅,他顯然想不通楊毅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畢竟這件事連童樹生都不清楚。

“從那次發病之後,令嬡就不太愛吃飯,吃多了就會吐!而且晚上睡覺也經常打冷顫,是嗎?”楊毅繼續問道。

這下就連那少婦也開始對楊毅刮目相看了,因為這些情況外人是根本不會知道的,如果這真是他通過女兒的脈象診斷出來的,那這個年輕人的醫術就太厲害了。

“冇錯!是這樣!可是那次的病不是已經好了嗎?”高文勇實在是想不通,難道女兒這次高燒不退是因為上次的病冇有好利索?

“表麵上看,的確是好了,可實際上,她胃裡的寒氣並冇有徹底除去,反而在胃部淤積,這纔是導致令嬡不願意吃飯,一吃多就吐的根源所在。”

楊毅歎了口氣,繼續道:“本來遇到這種情況,隻需要一碗薑湯就足以解決問題。然而你們不僅冇有對症下藥,反而給她開了很多增強消化的藥物,這些藥物不僅冇有改善她的胃部環境,反而令淤積在其中的寒氣越來越難以排出。寒熱不兩立,當寒邪凝結於內時,就會迫使熱往外走,熱聚體表,病人自然就高燒不止了。這纔是她一直高燒不退的真正原因!”

楊毅的一番話淺顯易懂有理有據,頓時把那少婦和高家兄弟都鎮住了,就連童樹生也不住點頭,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此時,所有人看楊毅的眼神都變了,再也冇有人去懷疑楊毅的醫術,他們都滿臉的激動,困擾他們多日的病因終於找到了,他們也就可以對症下藥了。

看著麵帶微笑侃侃而談的楊毅,童樹生不禁感慨萬分,楊天重的這個兒子不簡單啊。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高明的醫術,而且對病人的心理也把握的爐火純青,他知道自己的年輕是劣勢,所以上來後不問病情病症,隻憑號脈的功夫,就迅速打開了局麵。

不但取得病人家屬的信任,同時也將這個病的前因後果,解釋得清清楚楚。

這一手,在醫家裡叫做“亮山門”,看上去簡單,其實靠的全是真功夫,冇有一丁點的虛假。

那少婦想了一下,問出一個關鍵問題:“雨欣的胃部怎麼會淤積那麼多的涼氣呢?”

楊毅淡淡道:“寒氣在胃部淤積,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寒涼的食物吃的太多!你們好好想想,在令嬡那次發病之前,有冇有在一天之內吃過太多的涼性食物,比如冷飲冰激淩之類的!”

聽見楊毅的話,高文兵頓時愣住了,他呆呆道:“啊?竟然是吃冰激淩吃出來的?”

看見他的表情,高文勇夫婦頓時明白了,他們齊聲喝道:“是你乾的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