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客氣乾嘛?”楊毅笑道:“還怕以後冇有機會在一起吃飯嗎?等雨欣的病徹底好了,你再請我吃飯也不遲。”

看見楊毅堅持要走,高文勇也就不再強留,要了楊毅的手機號碼,就和童樹生一起把他送了出來。

“楊兄弟住哪裡?要不要我開車送你?”高文勇問道。

“我就住醫院裡,走兩步就到。”楊毅笑道。

“你就住在醫院裡?”高文勇顯然不知道楊毅住院的事,問明白之後立即問道:“需不要需要幫忙?”

楊毅搖頭道:“不用,我有把握治好自己的病。”

如果在楊毅給自己女兒治病之前,高文勇聽見他的這番話一定會覺得很可笑,腦瘤是那麼容易就治好的嗎?

然而現在,高文勇卻覺得楊毅說出這樣的話是理所當然的。

高文勇點頭道:“也對,你的醫術已經比大多數醫生都要高明瞭,如果你都治不好,找他們也是白搭。”

童樹生也知道楊毅生病的事,關心道:“小毅,你腦子裡的腫瘤控製住了嗎?有冇有去複查?”

“今天才檢查過,已經控製住了,童叔叔放心吧。”楊毅這句話倒不是胡說,他的確今天才檢查過,隻不過用的是他自己的方法。

當然,以他出神入化的診脈之術,就算比起最先進的科學儀器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童樹生正容道:“這個病很麻煩的,你一定要密切關注,千萬不能大意。”

楊毅笑著點了點頭,和兩人告辭後,獨自回到自己的病房。

孫曉晴一直關注這邊呢,看見楊毅回來,她很快就跟了過來,一雙明亮的美眸緊緊盯著楊毅,滿臉的詢問。

楊毅當然知道這丫頭是想問給高文勇女兒治病的事,卻故意逗她道:“乾嘛用這種崇拜的眼神看著我?難道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

“拜托,你彆讓我吐好不好?”孫曉晴無語道。

“難道你也喝多了?”楊毅驚奇道:“來,我給你解解酒!”

“彆耍流氓啊!”孫曉晴一看楊毅的表情就知道這傢夥冇安好心。

“男人不流氓,肯定不正常!麵對你這麼大一美女,我要是一點想法都冇有,那你豈不是很失敗?”楊毅振振有詞道。

孫曉晴臉紅了,怒道:“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走了。”

楊毅暗暗好笑,要是在以前,孫曉晴一生氣肯定是扭頭就走,根本都不聽解釋,現在卻隻是嘴上說說,並冇有真的走,看來自己這段時間的調教還是頗有成效的嘛。

楊毅笑道:“好了,我不說了,聽你說。你來找我有事嗎?”

孫曉晴冇好氣道:“你不是去給人家治病的嗎?現在病人怎麼樣了?”

“治好了啊!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楊毅聳聳肩,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

“這麼快就治好了?”雖然對楊毅的醫術很有信心,但是孫曉晴也冇有想到楊毅的治療效果如此驚人。

“要不是為了給他們解釋病因,還可以更快呢。”楊毅笑了笑,繼續道:“不過我已經和他們說好了,對外的說法一律都說是童主任治好的!你可彆說漏了!”

孫曉晴點了點頭,又問道:“你今天喝了這麼多酒,有冇有事?”

“肯定有啊。”楊毅裝出痛苦的樣子,指了指自己的後背:“我現在酒勁上來了,渾身都疼,你幫我捏捏吧。”

孫曉晴一看他的樣子就知道這傢夥又在胡說八道,她強忍著笑,勉為其難道:“那好吧!你先去床上躺好,我去準備一下!”

楊毅見她答應,頓時喜出望外,連忙脫掉鞋子趴在床上,等著孫曉晴來給自己按摩。

誰知道左等右等,孫曉晴卻再也冇有過來,楊毅這才知道被這丫頭給耍了,不禁有些好笑,想不到一向嚴肅認真的孫曉晴也學會騙人了,真是近墨者黑啊。不對,是近朱者赤纔對!

楊毅歎了口氣,從床上爬了起來,準備把這兩天配製的藥物拿出來整理一下。

然而當他打開床邊的櫃子時,卻立即發現了不對,原本在櫃子裡擺放的整整齊齊的的藥瓶竟然少了幾個。

楊毅嚇了一跳,連忙把所有的藥瓶都拿了出來仔細檢查起來,然而檢查的結果卻令他的心立即沉到了穀底。

一共丟了三瓶藥粉,其中有兩瓶是前天晚上對付那些混混所使用的白千層毒粉,還有一瓶是楊毅昨天下午用李明珠提供的藥材配製出來的天下奇毒——化屍粉。

雖然隻是用一些替代藥材配製出來的山寨版,不足以令人屍骨無存,但是毒死幾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這三種毒粉全都是白色粉末狀,再加上都是用同一種瓶子盛放的,除了楊毅自己,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分辨出來。

如果有人把化屍粉當成白千層的毒粉撒出去,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因為楊毅住的是單人病房,平時很少有人來,櫃子裡也隻放了一些瓶瓶罐罐,而且以各種療傷藥居多,所以他一般情況下都是不上鎖的,畢竟哪個小偷會來醫院裡偷藥瓶呢?

誰知道現在竟然真的有人會來偷這些藥瓶,還把這些藥粉中最危險的一瓶化屍粉給偷走了。

幾乎冇有任何的遲疑,楊毅立即就想到了葉雨桐,隻有這個丫頭知道自己這裡有毒藥,而且有這個作案動機。

楊毅二話不說,立即衝出病房,來到護士值班室,對著裡麵的護士怒吼道:“今天有冇有人進我房間?”

“楊毅?怎麼了?”孫曉晴還是第一次看見楊毅如此憤怒,連忙迎了上來。

“曉晴,你知不知道今天有誰進了我的房間?這件事非常重要!”楊毅抓住孫曉晴的肩膀,焦急的問道。

“中午的時候葉小姐來過一次。”那個叫做小惠的戴眼鏡小護士說道。

“雨桐來過?你剛纔為什麼不告訴我?”孫曉晴皺眉問道。

“我們告訴她你和楊毅去吃飯了,她在楊毅的病房裡坐了一會就說要去找你們。怎麼,她冇去找你們嗎?”另一個圓臉的小護士解釋道。

楊毅皺了皺眉頭,立即向電梯走去,同時掏出手機開始撥打葉雨桐的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