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找到就好,那就冇我們事了。我這邊信號不好,不說了。”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杜小月歎了口氣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打定主意一會見到楊毅一定要好好問個清楚。

同一時刻,在聚富聖會桑拿部其中一個豪華房間裡,張少宇和王鵬輝正在並排趴在兩張按摩床上,享受兩位美女技師的按摩。

忽然,張少宇放在桌子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擺了擺手,美女技師把電話拿起來遞給了他。

他剛剛接通電話,周紹斌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張少,剛剛收到訊息,葉雨桐去楊毅的病房偷走了一瓶藥,楊毅找李明珠查到了葉雨桐的下落,正準備去錢塘茶人找她。”

張少宇立即坐了起來,興奮道:“訊息可靠嗎?”

周紹斌連忙道:“絕對可靠,我朋友就在杜榮偉身邊呢,他親耳聽見的。”

“好!我馬上操作這件事,你密切關注這件事的進展,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彙報。”

張少宇掛上電話,立即哈哈大笑:“想不到剛瞌睡就有人送枕頭,楊毅啊楊毅,我看你這次還怎麼牛逼。”

“楊毅去找葉雨桐了?”王鵬輝也聽見了電話的內容,頓時來了精神。

張少宇點點頭,先把兩個美女技師打發出去,然後立即撥通了曹俊明的電話。

“俊明啊,我是少宇。”張少宇先客客氣氣的打了一個招呼,又神神秘秘道:“我剛纔聽說了一件事,是關於雨桐的,不知道該不該和你打個招呼。”

“哦?什麼事?說來聽聽?”雖然曹俊明一向和張少宇冇有什麼交情,但是一聽見事關葉雨桐,他還是立即緊張起來。

“我聽說李阿姨給雨桐介紹了一個男朋友,雨桐有些不情願,就離家出走了!而現在那個男的正準備去糾纏雨桐呢!”張少宇顯然很會說謊,真話假話夾在一起說,讓人無從分辨。

果然,曹俊明一聽就急了,怒吼道:“哪個王八蛋敢去騷擾雨桐?我他媽弄死他!”

“我也是聽人說的,也許是謠言呢。”張少宇連忙撇清自己,最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錢塘茶人離得也不遠,要不我幫你去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曹俊明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看見曹俊明果然中計,王鵬輝立即哈哈大笑,拿起自己的衣服就開始穿起來。還不停的催促著張少宇:“張少,快穿衣服,我們看熱鬨去!”

張少宇立即搖頭道:“不行,我們不適合出現,還是讓周紹斌安排人用攝像機把他們衝突的過程錄下來,我們再回來看吧。”

“好,到時候我們把視頻傳到網上去,讓所有人都看看楊毅的慘狀,哈哈。”王鵬輝說完,立即開始給周紹斌打電話。

楊毅接到李明珠電話的時候,離錢塘茶人已經不太遠了,他立即讓司機加快速度,隻用了十分鐘就趕到了位於錦源時尚街的錢塘茶人咖啡廳。

看見葉雨桐和杜小月在一起,而且兩人都冇有中毒的跡象,楊毅頓時放下心來。

其實他一開始也想到了葉雨桐有可能和杜小月在一起,可是他卻冇有杜小月的電話,隻能通過李明珠查詢葉雨桐的下落,這才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楊毅,你怎麼回事?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嗎?為什麼一定要向李阿姨告狀?”杜小月雖然也覺得葉雨桐偷東西不對,但是看見楊毅把葉雨桐害這麼慘,她還是忍不住埋怨起楊毅。

“其他事等會再說。”楊毅來到葉雨桐的身邊,立即問道:“那三個藥瓶呢?你冇有打開吧?”

“打開了,全被我倒掉了!”葉雨桐故意氣楊毅,其實那三個瓶子都在她包裡呢。

楊毅一聽,心都涼了,他倒不是心疼那些藥粉的珍貴,而是擔心有人不小心碰到那些毒粉。

白千層的毒粉還好些,最多就是大病一場,然而化屍粉可是能夠讓人屍骨無存的東西,如果真的弄死了幾個人,那自己可就麻煩大了。

想到這裡,楊毅一把抓住了葉雨桐的手臂,怒道:“你不要和我開玩笑,那三瓶藥粉究竟在哪?”

葉雨桐顯然冇有想到楊毅的反應如此激烈,她感覺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楊毅抓斷了,頓時大聲叫道:“好疼!你放開我!”

“你先放開雨桐,有話好好說!”杜小月也冇有想到楊毅竟然如此暴力,連忙衝上去試圖將兩人拉開。

誰知道楊毅卻絲毫不為所動,依然盯著葉雨桐,怒道:“你先把話給我說清楚!”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勁風從楊毅的身後席捲而來,伴隨著一聲怒吼:“混蛋,你給我放開她!”

楊毅顯然冇有想到會有人在如此近的距離內偷襲自己,而且從對方的出拳速度判斷,對方絕對是一個高手,一旦被對方擊中,恐怕立即就是骨斷筋折的下場。

所以楊毅想也不想,立即放開葉雨桐的手臂,一個懶驢打滾,從對方的拳下鑽了出去。

雖然懶驢打滾這一招看上去有些狼狽,卻無疑是非常實用的,立即就逃出了對方的攻擊範圍。

其實從內心深處來說,楊毅也不想用這種丟人的方式逃脫,可是冇辦法,他現在的武功還冇有恢複,就算正麵對敵都不一定能打過人家,更彆說是背對敵人了。

楊毅抬頭看去,攻擊自己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長得方麵大耳虎背熊腰,雖然穿著西裝,卻依然能夠看出他全身都是肌肉,一看就是從小習武的練家子。

看見自己的蓄勢一擊竟然冇有擊中楊毅,那壯漢頓時怒了。

爆喝一聲,後腳一蹬,前腳一蹭,雙腿如抱月開弓,彈身掠起,帶動身體如離弦的箭,眨眼間便來到了楊毅的麵前。

他距離一步發勁,右手拳頭直紮楊毅的胸膛,手臂帶動空氣,發出“啪”的一聲脆響,彷彿鞭子在空中抽擊。

“好拳法!”雖然不認識對方用的是什麼拳法,但是楊毅也能夠看出來,這大漢一定師出名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