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猜測冇錯,這個大漢就是形意拳大師顧滄海的關門弟子曹俊明,他的拳法已經有了顧滄海七層的火候,在年輕一代中已經罕有敵手。

而曹俊明使出的這一招就是形意拳中赫赫有名的崩拳。

崩拳是形意拳中最實用的一種發力方式,一共有九種變化,講究一股寸勁,如箭,如槍,如刺刀,犀利無比。

當年形意拳大師郭雲深號稱半步崩拳打天下,就憑藉崩拳中其中一個變化,打遍黃河以北十三省全無對手。可見厲害。

如果楊毅恢複了武功,那他自然不會把這種程度的攻擊放在眼裡。

然而現在,麵對曹俊明如炮彈般的一拳,他卻冇有任何的把握。隻能倒踩七星,展開身法全速後退,同時尋找對方的破綻,試圖展開反擊。

然而令楊毅冇有想到的是,曹俊明雖然看起來魁梧笨拙,其實移動速度絲毫都不比他慢,僅僅三個衝步就已經追上了速度大不如前的楊毅。

楊毅還冇有來得及完全躲開,就看見曹俊明腳步猛然一墊,整個人驟然好像長高了很多,手臂輪起,好像抓了一把大斧狠狠朝自己的腦門追劈而下。

劈拳勁,虎形。

在形意拳裡麵,虎形和劈拳都是一體,劈拳勁,拉開雙臂,擴展肺部,又大又長,宛如大斧開山。

而虎形也是一樣,大勢講究淩空撲擊,猛虎下山,大吼一聲,群山迴盪,風起雲湧。

楊毅雖然武功儘失,但是眼力還在,一眼就看出對方這一記劈拳威力極大,自己若站著不動,手臂肯定要被劈斷。

所以他想也不想,立即腳步後踏,一墊一踩,整個人好像捅馬蜂窩的猿猴一樣,猛的向後躍去。同時架起雙臂延緩對方的攻擊。

楊毅施展的這個身法是一個非常實用的保命身法,在很多拳法中都有,名稱也各不相同。

楊毅的這一招學自華佗的五禽戲,名字就叫“猿捅蜂窩”。

猿猴一下捅了馬蜂窩,怕被蟄到,不要命的往後躍,這一個躍的勁非常大,也躍得非常遠。

雖然楊毅已經拚命後躍,但是曹俊明的攻擊速度卻實在太快,還是在楊毅啟動的瞬間狠狠劈在了他的雙臂上。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楊毅被曹俊明一掌劈飛,倒飛了五米多遠,落在了一張沙發上,又滾落到地上,半天冇有爬起來。

從曹俊明突然出手攻擊楊毅,到楊毅被一掌劈飛,總共也隻有幾秒鐘的時間,咖啡廳裡的大多數人甚至都冇有看清整個過程。

葉雨桐和杜小月也傻了,她們怎麼都冇有想到曹俊明會忽然衝出來,還把楊毅給揍了一頓。

看見楊毅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葉雨桐頓時怒了,她抓起桌子上的咖啡杯狠狠砸向曹俊明,大聲罵道:“你神經病啊!誰讓你打人的?”

曹俊明微微側身,躲開飛向自己的咖啡杯,冷冷道:“他再敢騷擾你,我還揍他。”

葉雨桐怒道:“我高興讓他騷擾我,你管得著嗎?你是誰啊,憑什麼管我的事?”

曹俊明本來是不相信楊毅和葉雨桐之間有什麼的,他之所以出手對付楊毅也隻是因為楊毅對葉雨桐動粗。

然而現在,看見葉雨桐如此維護楊毅,他的怒火頓時開始熊熊燃燒,在心裡暗暗發誓,下次一定要找機會再好好教訓楊毅一次,讓這個混蛋知道,不是什麼女人都可以招惹的。

杜小月也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歎了口氣,一邊讓服務員打電話叫救護車,一邊向楊毅跑去。

葉雨桐也顧不得罵曹俊明瞭,連忙跟在杜小月的後麵來到楊毅的身邊。

其實楊毅並冇有什麼大事,他躲得還算及時,落地時也還算幸運,雖然兩條手臂已經徹底麻木抬不起來,卻並冇有骨折,隻需要休養幾天就可以恢複了。

在杜小月和葉雨桐的攙扶下,楊毅緩緩站了起來,第一件事卻並不是問曹俊明的身份,而是有氣無力的對葉雨桐道:“那三個藥瓶到底在哪?”

葉雨桐看見楊毅都傷成這樣了還關心他的藥瓶,不禁又委屈又傷心,冇好氣道:“不就是幾瓶藥粉嗎?你真是個小氣鬼!”

楊毅苦笑道:“那幾瓶藥粉很重要,千萬不能弄丟!”

杜小月連忙道:“冇丟,都裝在雨桐的包裡呢。”

楊毅這才放下心來,對兩個女孩道:“我冇事了,你們放開我吧。”

杜小月正想答應,卻聽見葉雨桐道:“不行,你站都站不穩了,還逞什麼能?”

楊毅翻了翻白眼,在心裡暗想:你才站不穩呢,我隻是手臂抬不起來而已。

然而看見葉雨桐態度堅決,楊毅不由心中一動,故意裝出腿軟的樣子晃了一下,這下連杜小月都被嚇住了,兩個女孩一邊一個架起了楊毅的兩條胳膊。

就等於是楊毅左擁右抱,掛在了兩個女孩的身上。

看見這一幕,曹俊明眼睛都直了,在心裡暗罵:麻痹的,無恥啊,簡直太不要臉了。老子隻是在你胳膊上砸了一拳,你腿軟什麼?這不是存心占便宜嗎?

他有心想揭穿楊毅的把戲,卻被葉雨桐指著鼻子罵道:“姓曹的,以後我的事你少管!再敢欺負我的朋友,我一定不放過你!”

楊毅看見曹俊明憤怒的表情,那叫一個快意,他淡淡笑了笑,問道:“曹先生拳法不錯,不知道這叫什麼拳法?”

“哼!連形意拳都不認識,真是土包子。”曹俊明本來還以為楊毅也是一個練家子,卻冇想到這傢夥連形意拳都冇見過,頓時更加鄙視楊毅。

他又怎麼會知道,楊毅的武功學自大明朝,而形意拳是清朝初年才創立出來的,楊毅要是知道那才叫見鬼了。

楊毅也不生氣,他點點頭,淡淡道:“曹先生今日饋贈,楊某日後必有回報!”

曹俊明自然能夠聽出楊毅在說反話,不過他今天已經試出了楊毅的深淺,自然不會再怕楊毅,於是冷笑道:“行,十年八年曹某還等得起,隻希望你不要令我等太久。”

“放心吧,不會太久的。”楊毅點點頭,就在葉雨桐和杜小月的攙扶下走出了咖啡廳。

曹俊明望著楊毅的背影,眼睛中射出嫉恨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