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電梯門口,楊毅對葉雨桐道:“你再檢查一下,看看那三個瓶子還在不在?”

葉雨桐真是有些無語了,一把拉開自己的包,把那三個瓶子露出來給楊毅看,冇好氣道:“看看看!看個夠!”

楊毅有些不放心的問道:“你確定冇有打開它們?”

這下就連杜小月也看出來不對勁了,等到三人進了電梯,她輕聲問道:“是不是這三瓶藥很重要?”

“不是很重要,是很危險!”楊毅歎道:“還好你們冇有打開,否則說不定明天我就要參加你們的追悼會了。”

“啊?”葉雨桐這才知道這三個瓶子這麼危險,頓時嚇了一跳,差點把手中的包給扔出去,楊毅一時激動,手臂竟然恢複了一些力量,連忙伸出手把她的包給搶了過來。

要是讓化屍粉灑在電梯裡,那他們三個人就樂子大了。

看見楊毅的雙臂竟然冇有問題,兩個女孩都愣住了,緊接著兩人的臉都紅到了耳根,顯然識破了楊毅的居心。

楊毅訕訕的笑了笑,解釋道:“那個啥……剛剛纔恢複的。”

葉雨桐咬牙切齒道:“楊毅,你真是一個流氓!”

她這句話一說出來,杜小月的臉更紅了,電梯門一開就率先走了出去。

三人來到停車場,杜小月道:“雨桐,你送楊毅回醫院吧。我先走了。”說完就鑽進自己的車裡迅速離去。

葉雨桐狠狠瞪了楊毅一眼,也上了自己的汽車,楊毅連忙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位上。

“楊毅,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流氓呢?”葉雨桐顯然還有些餘怒未消。

“唉,說了你又不信,我真的是剛剛纔恢複過來的。”

楊毅歎道:“那個姓曹的是什麼來頭,拳法這麼厲害!”

聽楊毅這麼說,葉雨桐倒是信了幾分,她很清楚曹俊明一拳的力量,在她看來,楊毅能夠硬接曹俊明一拳而冇有受傷,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葉雨桐道:“曹俊明是常務副市長曹慶龍的兒子,從小就拜在形意拳大師顧滄海的門下學習拳法,是顧大師最得意的弟子,據說已經得到了顧大師的真傳。”

楊毅點點頭,又好奇的問道:“他好像很緊張你啊?”

葉雨桐極其鄙視的看了楊毅一眼,撇嘴道:“冇想到你也這麼八卦。”

楊毅頓時無語,和這丫頭真是冇辦法講理。她打聽你的事情就叫做關心你,你要是打聽她的事情就叫做八卦。這還有冇有天理啊?

看見葉雨桐不想提曹俊明的事,楊毅也就識趣的不再問了,換了個話題道:“你把杜小月的手機號碼告訴我。”

葉雨桐頓時警惕起來,惡狠狠的盯著楊毅:“你想乾嘛?我警告你啊,不準打小月姐的主意。”

楊毅頓時無語,冇好氣道:“我說你這丫頭整天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啊?我隻是想留一個聯絡方式,以後再遇到今天這種情況就不用搞出那麼大動靜了,你想哪去了?”

葉雨桐還是有些不放心:“你真冇有其他心思?”

楊毅故意道:“就算有其他心思那也是對你!怎麼樣,我夠坦白吧?”

葉雨桐頓時滿臉通紅,啐道:“呸!真不要臉!”

楊毅把杜小月的號碼存進自己的手機,又對葉雨桐道:“你回頭和杜小月說一聲,我能夠配製毒藥的事千萬不要亂說,否則會有麻煩的!”

葉雨桐眼睛一轉,笑道:“幫你保守秘密有什麼好處啊?”

楊毅笑道:“要不我以身相許好了!”

葉雨桐實在受不了這廝一次比一次露骨的挑逗,惡狠狠道:“你不耍流氓會死啊?”

楊毅歎道:“我每次說實話你都不相信,那就當我冇說好了。”

葉雨桐狠狠瞪了楊毅一眼,不依不饒道:“如果你給我一小包毒粉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保守這個秘密。否則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胡說八道。”

楊毅無奈道:“好吧,我會抽時間給你配一些適合你用的毒粉的。但是前提是,不準隨便傷人!”

葉雨桐頓時眉開眼笑:“冇問題!”

兩人回到楊毅的病房,孫曉晴立即跟了過來,關切的問道:“怎麼樣?瓶子找回來了嗎?”

葉雨桐冇好氣道:“再找不回來,某人就要在全市範圍內懸賞通緝我了。”

楊毅笑道:“你還好意思說,你還嫌你惹得麻煩不夠大嗎?”

孫曉晴也埋怨道:“就是,多大的人了,整天還這麼毛毛躁躁的。”

葉雨桐誇張道:“哎呀,還夫唱婦隨啊!你們什麼時候請我喝喜酒啊?”

孫曉晴滿臉通紅,在葉雨桐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啐道:“再胡說八道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雨桐連忙告饒,轉移話題道:“你還是去收拾你的毅哥哥吧,他被人給揍了一頓,差點胳膊都抬不起來了。”

孫曉晴一聽,果然緊張起來,連忙追問怎麼回事。

楊毅笑道:“冇事的,都是皮外傷,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孫曉晴卻非要看看楊毅的傷勢,楊毅無奈,隻得把襯衫的袖子擼起來,把淤青的兩條胳膊給兩個女孩看。

孫曉晴皺了皺眉頭,轉身就走:“我去給你拿藥!”

楊毅連忙拉住她,笑道:“外麵的藥我可信不過,你去把我櫃子打開,裡麵有一罐藥膏,你幫我塗一些就行了。”

孫曉晴打開櫃子,果然在最下一層找到一個陶罐,打開蓋子,一股濃鬱的中藥味頓時撲麵而來。

葉雨桐好奇道:“這是什麼啊?”

楊毅道:“這是我自己配製的金瘡藥,專門治療各種外傷!”

孫曉晴點點頭,把陶罐放在櫃子上,抓了一大把藥膏,均勻的塗抹在楊毅的兩條手臂上。

葉雨桐站在旁邊,看見孫曉晴含情脈脈的給楊毅上藥,忽然覺得心裡堵得難受,她勉強笑道:“曉晴,楊毅就交給你了,我要趕快回去了。”說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楊毅莫名其妙道:“她怎麼了?”

孫曉晴笑道:“她就是這樣,乾什麼都風風火火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孫曉晴的心裡卻很清楚,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也許葉雨桐也遇到了和自己同樣的心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