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曉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衛生間裡不是可以洗淋浴嗎?你買木桶做什麼?”

“當然是做藥浴啊!加快身體對藥物的吸收!”楊毅當然不會把真正的原因說出來,不過這個解釋倒也合理。

孫曉晴對楊毅的醫術推崇的很,自然不會懷疑他的治療方案,想了想道:“那就去永安家居城!裡麵什麼樣的木桶都有!”

楊毅點點頭,又拿出一張藥方:“我還要買一些藥材,你看去哪裡買比較合適?”

孫曉晴看了一眼藥方上足足上百種藥材,搖頭道:“這些藥材醫院裡倒是有,不過要醫生的處方纔能買,而且價格普遍比較貴,還是去中藥店吧!”

“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恐怕買不過來……”楊毅撓了撓頭,看了孫曉晴一眼:“不知道你有冇有時間……”

“我要上班!冇時間!”孫曉晴想都不想,斷然拒絕。

說完看見楊毅臉上浮現出的失望,不禁想起這傢夥幫自己治病的一幕,心中不由一軟,鬼使神差道:“不過我中午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你要是不急的話,就等我下班吧!”

“冇問題!我等你!”楊毅頓時眉開眼笑。

雖然成功說服了孫曉晴,但是楊毅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自己昨天把所有的錢都給了孫曉晴,現在已經身無分文了,還拿什麼去買木桶?

其實以楊毅的家庭條件,每個月的零花錢並不少,哪怕每個月隻拿出十分之一作為儲蓄,也能存下來不少錢。

可是令楊大神醫感到無語的是,這個身體的原主人是一個從來不存錢的主,他的理財習慣就是把所有的錢都裝在錢包裡,想怎麼花就怎麼花,花完了再找老媽要。

如此一來,不出什麼事還好,一旦遇到急用錢的時候,那就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了。

楊毅歎了口氣,找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老媽硃紅梅的電話。

按理說楊毅的父親楊天重就在這家醫院裡上班,他應該找父親要錢才更方便。而實際情況是,楊毅找父親要錢,十次有八次都是要不來的。

楊天重是一個非常嚴肅古板的人,最看不慣的就是妻子溺愛兒子,他曾不止一次的要求妻子少給兒子一些零花錢。

如果楊毅找他要錢,成功的機率不會超過三成,而被說教的機率卻高達百分之百,所以楊毅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會向他開口的。

然而今天,卻註定了楊毅必須要去啃這塊難啃的硬骨頭了。因為她老媽硃紅梅要去省城出差,都已經上了高速了,中午之前是不可能趕回來了。

唉,為了不耽誤自己修煉,自己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從老爹那裡弄一筆錢來。一定要想個好辦法才行。楊毅一邊轉動著腦筋一邊向父親所在的骨科病區走去。

“楊毅,來找楊醫生啊,他在辦公室裡和趙主任說話呢,你等一會吧!”楊毅顯然不是第一次來楊天重的辦公室,這裡的護士都認識他,一看見他就和他打起了招呼。

楊毅笑著點了點頭,就從父親的辦公室門口走了過去,正準備在走廊裡的凳子上坐一會,忽然聽見骨科主任趙啟明的訓斥聲從辦公室裡傳了出來:“楊天重,你到底怎麼回事?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給病人開藥的時候一定要全麵,要學會‘綜合治療’,多用一些‘療效很好’的藥物,你為什麼不聽?”

“趙主任,剛纔那個病人是我們家鄰居,他們夫妻倆都冇有工作,家庭很困難,能照顧就照顧一下吧!”楊天重歎了口氣,他當然明白趙啟明的意思,可是讓他昧著良心黑病人的錢,他實在有些不忍心。

什麼叫綜合治療?無非就是把那些可有可無而又價格不菲的藥物全部都開給病人。

什麼叫療效很好?當然是越貴的越好!你是病人,不是醫生,敢說不要嗎?

如果真的不要,那好,出了什麼情況你可彆怪醫院,試問這種情況下,又有哪個病人敢說不要?

其實這些都是醫院的潛規則,絕大部分的醫生都是這麼乾的,他們每個季度的獎金就靠這個呢。

然而楊天重卻是一個另類,他總是想方設法的給病人省錢,所以經常導致他們科室的月度獎金大幅縮水。就因為如此,他簡直成了骨科主任趙啟明的眼中釘,明裡暗裡已經給楊天重穿了無數次小鞋了。

聽見楊天重的話,趙啟明頓時火了,他大聲道:“彆人都困難,就你不困難是吧?那好,下星期去省人院做學術交流你不用去了,把名額讓給更需要的人吧!”

趙啟明說完這句話,就猛然打開門走了出來,卻差點和站在門口的楊毅撞在一起,他還以為楊毅是故意躲在門口偷聽自己說話,不禁對他們父子更加厭惡,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楊毅皺了皺眉頭,立即把目光投向自己的父親。楊天重看見兒子來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關切的問道:“小毅來了,今天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

雖然楊天重儘量表現出不在意的樣子,可是楊毅卻一眼就看出了父親的落寞和失望。

雖然對父親的工作並不是太關心,但是楊毅也很清楚,父親對這次去省人院的學術交流非常重視,因為這次省人院會請全國著名骨科專家袁正升老先生前來講課。

袁正升是國內骨科領域的權威,中科院院士,長江學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現在是國務院專家醫療小組的成員,名副其實的禦醫。

能夠和袁老麵對麵的交流,這種機會可不是誰都能獲得的。

本來這樣露臉的機會是輪不到楊天重的,畢竟整個東陽一院一共才三個名額,除去帶隊的常務副院長錢學忠,剩下的兩個名額已經被骨科和中醫科的兩個主任把持。

然而骨科主任趙啟明偏偏下個月初要陪他姐姐回一趟老家,不一定能按時趕回,而副主任則已經快退休了,不想再去出風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