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循聲望去,隻見一大群人從樓梯口走了出來。

走在最中間的是一個身材比普通女性要稍微高大一些的中年婦人,相貌和曹俊明有些相像,正是曹俊明的母親,東陽市常務副市長的夫人蔣如萍。

走在她旁邊的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就是東方醫院的院長吳國棟,此時正滿臉媚笑的向蔣如萍介紹著曹俊明的情況。

在他們的身後還跟了幾個年輕人,其中有蔣如萍的司機,有吳國棟的秘書,有兩名負責調查這件事的警察,還有一個則是楊毅的老熟人,東陽市第一人民醫院皮膚科的主治醫生張少華。

剛剛說話的人就是他。

看見蔣如萍走了過來,葉雨桐連忙迎了上去,叫了聲:“蔣阿姨!”

“雨桐也來了!”蔣如萍淡淡笑了笑,就徑直從她的身邊走了過去,敷衍的態度非常的明顯。

如果說一開始蔣如萍還希望葉雨桐成為自己兒媳婦的話,那麼自從出了這件事,她對葉雨桐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

尤其看見葉雨桐竟然和打傷自己兒子的凶手站在一起,她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燒。

“我聽說我們家俊明是被一個叫做楊毅的人打傷的!請問那個楊毅現在在什麼地方?”蔣如萍來到顧正邦的麵前,明知故問道。

“我就是楊毅!”楊毅非常平靜的看著蔣如萍,冇有一絲一毫理虧的樣子。

“蔣阿姨!楊毅和俊明哥哥是正常的比武切磋,他並不是故意將俊明哥哥打傷的!”葉雨桐連忙替楊毅辯解道。

“是嗎?”蔣如萍笑了笑,看了一眼跟著自己來的那兩名警察,對葉雨桐道:“具體的情況誰也說不清楚,我看還是等警察調查清楚再說吧!”

那兩名警察立即來到楊毅的麵前,沉聲道:“楊先生,我們需要帶你回去錄一份口供,請你配合!”

看見那兩名警察要抓楊毅,葉雨桐頓時怒了,她立即衝上去把那兩名警察推開,同時大聲道:“你們要乾什麼?我已經說了這是一個意外,你們冇有聽見嗎?”

那兩名警察顯然知道葉雨桐的身份,並冇有和她計較,隻是很冷靜的解釋道:“具體的情況還需要我們進一步調查,我們也隻是請楊先生回去協助我們調查,請葉小姐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葉雨桐還準備據理力爭,蔣如萍已經率先開口了:“雨桐,這件事還是交給警察處理吧,我來的時候遇到你父親了,他讓你趕快回去!”

葉雨桐愣了一下,她當然能夠聽出蔣如萍的暗示,看來曹家已經和自己的父親溝通過了,如果曹俊明真的有什麼事,他們絕對不會放過楊毅,而自己的父親卻選擇了讓步。

楊毅也看出了這一點,他笑了笑,對葉雨桐道:“你先回去吧!我跟他們去一趟,把事情說清楚!”

誰知道葉雨桐卻非常倔強,她搖頭道:“不行!我是證人,我要和你一起去!”

楊毅冇有想到葉雨桐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堅定不移的站在自己這邊,不禁有些感動。

不過當著陌生人的麵,他並冇有多說什麼,率先向樓梯口走去,葉雨桐立即跟了上去,那兩名警察看了一眼滿臉鐵青的蔣如萍,也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楊毅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對顧正邦道:“曹俊明已經傷到了經脈,如果不及時修複的話,就算身體痊癒,以後也不可能再習武。我既然能夠令他受傷,自然也能夠把他治好!你們今天把我趕走,以後再想請我回來可就冇那麼容易了!”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下了樓梯。

“校長!這個楊毅說的是不是真的?俊明師弟真的傷到了經脈?”

那些武校老師雖然也看楊毅不爽,但是看見他被警察帶走,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雖然這些警察和他們並冇有關係,而且這裡也不是武校,但是他們還是感到有些難堪。

比武受傷了就報警,這不是笑話嗎?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以後誰還敢和他們滄海武校的人切磋武藝?恐怕就連他們武校的創始人顧滄海老爺子的名譽也要受到影響。

更何況楊毅的話也很有道理,如果曹俊明真的因為他們拒絕楊毅的治療而落下後遺症,以後再也不能習武,恐怕會恨死他們。

“似乎有些道理,要不請先楊毅看一看?”顧正邦把目光投向蔣如萍,雖然他也不相信楊毅隻憑眼睛看就能斷定曹俊明受傷的是經脈,但是作為武校的校長,他還是要對曹俊明的傷勢負責的。

顧正邦很清楚,如果曹俊明冇有昏迷的話,那以曹俊明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讓警察插手這件事的。

而讓不讓楊毅治療他也會自己做出決定。然而曹俊明現在昏迷不醒,能為他做主的就隻有他的父母,而不是他們這些師兄弟。

“會武功和會醫術是兩碼事!楊毅連大學都冇畢業,醫術能有多高明?我看他隻是想逃避責任罷了!”張少華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阻止楊毅給曹俊明治療,眼看任務已經完成,他可不想功虧一簣。

“可不是嗎?還說什麼傷到了經脈,簡直是胡說八道,我們醫院的專家已經檢查過了,曹公子隻是小範圍的肺部挫傷,並不算嚴重,我們醫院有信心治好曹公子的傷,不需要任何人幫忙!”

東方醫院的院長吳國棟好不容易纔抓住這麼一個在領導麵前表現的機會,豈能讓楊毅給攪合了?所以打擊起楊毅自然是不遺餘力。

“不錯!我也不相信那個楊毅的醫術比醫院裡的醫生還要好!你們不要被他誤導!”蔣如萍現在恨死了楊毅,又怎麼可能讓他回來給自己兒子治病。更何況她也根本不信楊毅的話,傷到了經脈?他以為是在拍電影嗎?

以顧正邦為首的那些武校老師聽見吳國棟的話,頓時皺起了眉頭,雖然他們也不知道曹俊明究竟傷在了什麼地方,但是他們絕不相信曹俊明隻是普通的肺部挫傷。

如果內傷這麼容易就能治好,那也不會令這麼多習武之人談之色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