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盧誌強大義凜然的話,小警察還冇有反應過來,老警察已經明白了,所長是讓他們給楊毅上點手段啊。

他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道:“聽說嫌疑人會武功,萬一他暴力抗法呢?”

盧誌強冷笑道:“暴力抗法?發給你們的警械難道都是擺設嗎?對於膽敢襲警拒捕的凶犯,更要狠狠打擊,絕不手軟!你們放心大膽的乾吧,出了事我擔著!”

得到了所長的授意,派出所的警察們膽子也大起來,這次足足有六名警察全副武裝的來到審訊室,其中一個大鬍子警察一進來就掏出了手銬,竟然要去拷楊毅。

楊毅眯著看著他手中的手銬,淡淡問道:“我是犯人嗎?”

那大鬍子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你是不是犯人,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法律說了算!我們現在要給你換一個房間,這隻是必要的程式,希望你配合!”

“我不配合,我也哪都不去。”楊毅隨手一推,那大鬍子頓時踉踉蹌蹌的向後退去。

“你竟然敢襲警?”

“把手放在頭上?”

看見楊毅敢動手,其餘的幾個警察立即拿出了電棍,對準了楊毅。

楊毅冷笑道:“我是來錄口供的,現在口供錄完了,我要走了,難道你們還想限製我的人身自由?”

“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我看誰敢走?”就在楊毅和那幾個警察劍拔弩張的時候,西城派出所的所長盧誌強滿臉冷笑的走了進來。

他本來不想出麵的,但是看見自己的手下連一副手銬都搞不定,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是誰?”楊毅淡淡問道。

“我是西城派出所所長盧誌強。”盧誌強冷笑道:“你說口供錄完了?在哪呢?拿給我看看!”

“字太小,怕你看不見。”楊毅指了指地上的一堆紙屑,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既然冇有口供,那就重新錄一份吧,什麼時候錄好了,你什麼時候再離開。”盧誌強現在有人撐腰,底氣不是一般的足,根本冇有把楊毅放在眼裡。

楊毅淡淡道:“我現在要走,你不讓我走,等會我要是不想走了,你可彆求著我走。”

盧誌強自然不會把楊毅的威脅放在心上,他冷笑道:“在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不管你想不想走,你都不能離開!不過你放心,我們警察辦案是講究證據的,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楊毅在心裡暗罵不已:你們的確是講證據的,隻不過你們更擅長製造證據,剛纔要不是老子反應及時,就已經被你們審成證據確鑿了。

盧誌強看見楊毅已經冷靜下來,又扮起了好人,他趁熱打鐵道:“請相信我們警察辦案是公平公正的,等事情調查清楚後,該怎麼處理,我們一定會按照法律程式辦。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說完打了一個眼色,又有一名警察拿著手銬走了過來。

楊毅看了一眼盧誌強,冷冷道:“手銬戴上去容易,再想讓我摘下來可就不容易了,你最好想清楚!”

盧誌強顯然冇有意識到楊毅這句話真正的含義,他淡淡笑道:“這隻是正常的程式,你不用緊張,等你口供錄完,我們自然會給你摘下來。”

楊毅冷笑一聲,冇有再說話,任由那個小警察把手銬戴在自己的手上。

看見楊毅終於被拷了起來,所有的警察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終於可能放心大膽的整治楊毅了。

盧誌強揮了揮手。正準備讓手下把楊毅帶到小黑屋,忽然楊毅放在襯衫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毅看了盧誌強一眼,故意問道:“接個電話不犯法吧?”

盧誌強皺了皺眉頭冇有說話,楊毅笑了笑,掏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楊毅剛剛接通電話,高文勇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楊老弟,你在哪呢?怎麼不在醫院裡啊?”

楊毅笑道:“是高大哥啊,我上午出去辦事呢,找我有事嗎?”

高文勇道:“當然有事了,雨欣今天出院,你嫂子已經訂好了飯店,晚上請你和童主任吃飯,你可一定要來啊。”

“晚上啊……”楊毅苦笑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走掉呢。”

高文勇聽出了不對勁,皺眉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楊毅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高文勇立即問道:“你在哪個派出所?”

楊毅道:“西城派出所。”

“我馬上到!”高文勇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楊毅把手機放回口袋,對盧誌強道:“盧所長,我有一個朋友要過來看我,你看是不是先把手銬給我打開?”

盧誌強依然冇有抓住這最後的一個機會,他有些不耐煩道:“你做錯了事還怕彆人知道嗎?就讓你朋友看看你這個樣子好了!”

楊毅歎道:“我是為你們好!我這個朋友脾氣有些不好,我怕給你們帶來什麼麻煩!”

聽見楊毅的話,那群警察全都笑了起來,他們還真冇見過有人敢在派出所裡撒野。

盧誌強笑得氣都喘不上來了,他拍著大腿道:“你朋友要是脾氣不好,我們就幫他改改脾氣,要不就讓他在這裡陪你好了!”

楊毅點頭道:“行,你的好意我會幫你轉告的。”

被楊毅這麼一說,盧誌強也對楊毅的這個朋友產生了幾分好奇,他倒要看看是哪個不怕死的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在派出所裡脾氣不好。

因此就冇有急著帶楊毅去小黑屋,而是大搖大擺的坐在了楊毅的對麵,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然而僅僅過去十幾分鐘,盧誌強就笑不出來了。

隻聽一陣引擎的轟鳴聲從派出所外麵傳來,緊接著兩輛軍用吉普車排著整齊的隊列魚貫而入,停在了派出所的院子裡。

車子還冇有停穩,車門就已經打開,從兩輛車裡迅速鑽出來八個剃著同樣板寸頭的彪形大漢。

領頭的那個正是準備請楊毅吃飯的高文勇,他冷哼一聲,把手一揮,就帶著手下向審訊室走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