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有這種事?”盧誌強頓時怒不可遏:“楊先生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查清楚的。”

周圍的那些警察看見盧誌強的醜惡嘴臉,一個個都忍不住想吐。媽的,指使這件事的不就是你這個龜孫嗎,現在說得怎麼大義凜然。

“不用這麼麻煩。”楊毅笑道:“那兩個警察現在不就在這裡嗎?把他們分開審問一下不就行了。”

聽見楊毅的話,那兩個一開始給楊毅錄口供的警察臉色頓時變了。他們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要是早知道會落到這個地步,他們說什麼也不會去給楊毅設套啊,這真是六月債還得快啊。

“嗬嗬,楊先生,這件事還是交給我來調查吧。我保證把這件事給你查清楚,你看行不行?”盧誌強可不敢讓楊毅審問那兩個警察呢,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這麼一點點小事哪能麻煩你盧所長啊!隻要讓我問他們幾個問題就好!”楊毅故意道。

“不麻煩,不麻煩,這都是我分內的事情,怎麼好麻煩其他人呢?”盧誌強陪笑道。

“盧所長既然不嫌麻煩,那乾脆幫我把手銬也打開吧。”楊毅雖然還在笑,但是語氣已經逐漸冷了下來。

聽見楊毅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盧誌強,他們都知道,這句話纔是楊毅真正要表達的意思。

你既然要替手下出頭,那就先替他們道個歉吧。

盧誌強如果願意低頭,那這件事就算結了,如果他不願意低這個頭,那楊毅也絕對會抓著這件事不放,到時候還是要把他牽連進去。

盧誌強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又想起了楊毅說過的另一句話:“手銬戴上去容易,再想讓我摘下來可就不容易了,你最好想清楚。”

猶豫再三,盧誌強最終還是決定向楊毅低頭。

事情發展到這個階段,他已經全看明白了,這個楊毅的背景非常深厚,根本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派出所所長能惹得起的。向他低頭,自己不丟人。

想通了這一層,盧誌強的心態也平和下來,他點頭笑道:“楊先生說得對,為人民服務本來就是我們人民警察應儘的義務。來,我幫楊先生打開手銬!”

看見盧誌強真的向楊毅低頭,審訊室裡的所有警察都在心裡歎了口氣。

盧誌強一直以來在他們心目中的強勢形象轟然倒塌,而楊毅的形象卻越發的高大。這些警察都已經把楊毅的相貌深深印在腦海中,並且把他劃到永遠不能得罪的一群人裡。

事情隨著盧誌強的低頭認錯而告一段落,盧誌強親自把楊毅和高文勇送出派出所的大門,並且熱情的邀請兩人留下來吃飯。

楊毅和高文勇顯然不想和這種人浪費時間,一句還有事就把他打發了。

楊毅和高文勇剛剛走出西城派出所,密切關注這件事的幾方人馬就先後收到了訊息。

市委家屬院二號小樓,東陽市的市長葉開來剛剛吃過午飯,正坐在客廳裡看電視。他的心情很不好,妻子和女兒都在生他的氣,就連中午吃飯都冇有出來。

葉開來實在有些想不通,要說女兒不理解他也就算了,為什麼連一向對他言聽計從的妻子這次也一反常態,非要自己去保那個楊毅呢?

難道他們分不清輕重緩急嗎?這次楊毅得罪的是曹家,自己怎麼可能為了楊毅而和曹家決裂呢?

無論在什麼城市,市長和市委書記之間都是此消彼長相互競爭的關係。一方強勢,另一方就會弱勢。

東陽市也不例外,市委書記徐光明大權獨攬說一不二,葉開來作為東陽市的市長,若是想爭得一部分話語權就必須尋找盟友。

而常務副市長曹慶明就是他的盟友,所以當楊毅和曹家發生衝突時,葉開來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曹家。他不可能為了一個外人而放棄自己的政治利益。

然而他的妻子和女兒卻和他持有截然相反的意見,她們都極力主張力保楊毅,哪怕得罪曹家也在所不惜,這實在是葉開來難以理解的事情。

他甚至懷疑,這個楊毅是不是給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灌了什麼**湯。

就在葉開來考慮著是不是再去和妻子談一談的時候,他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葉開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市公安局長杜新民打來的,頓時有些意外。這個時間段,他找自己有什麼事?

“老杜啊,找我有事嗎?”葉開來笑著問道。

“葉市長,我要和您彙報一件事!”杜新民並冇有過多的寒暄,而是立即開門見山道:“我剛剛收到訊息,五分鐘前,高家的高文勇帶了一隊人去了西城派出所,把楊毅給救出來了!”

“你說什麼?”葉開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文勇?他為什麼要去救楊毅?”

“我也不太清楚。”杜新民道:“不過我已經讓人去查了,一有結果我馬上向您彙報。”

放下電話,葉開來頓時皺起了眉頭,他感覺自己似乎走錯了一步棋,如果他早一點知道楊毅能夠和高家扯上關係,那麼他絕對不會在這件事上保持沉默。

現在看來,妻子和女兒的意見纔是正確的,這個楊毅的確是一個很有本事的年輕人,看來自己有必要和他見上一麵了。

東陽市郊的豪華彆墅裡,張少宇正陪著自己的情人共進午餐,氣氛旖旎而又浪漫。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看見打來電話的是周紹斌,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拿起電話不耐煩道:“什麼事?”

“張少,楊毅被人救走了。”電話那邊周紹斌的聲音有一些緊張。

“哦?誰這麼大能耐?葉家?”張少宇有些意外。

“不是葉家,是高家的高文勇。”周紹斌歎道:“他帶了兩車的人,闖進了西城派出所,說楊毅是軍區司令部的保健顧問,就算犯了事也輪不到警察管,盧誌強冇辦法,就隻能讓楊毅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