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勇?”張少宇臉色也有些變了,怒喝道:“楊毅怎麼和高家人扯上關係的?你怎麼收集的情報?”

“楊毅和高家兄弟一起吃過一頓飯!那次你弟弟少華也在,楊毅還說要給高文勇的女兒治病,可是後來病是兒科主任童樹生治好的,我也不知道高文勇為什麼要去幫楊毅解圍!”

周紹斌滿臉的無奈,他本來都以為楊毅這次死定了,誰知道又出了這種意外。

張少宇想了一下,果斷下令:“暫時停止一切針對楊毅的行動,馬上把他和高家的關係查清楚。”

身為東陽市衙內圈裡的頂尖人物,張少宇很清楚高家有多麼難纏。高文勇的父親高達亮絕對是一個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人,彆說他們張家,就連市委書記徐光明都不願意和高家發生衝突。

在冇有弄清楚楊毅和高家關係之前,張少宇無論如何也不敢輕舉妄動,否則不僅是給自己老子惹麻煩,就連徐家也不會給自己好臉色。

當天下午,同樣鬱悶的還有東陽市的常務副市長曹慶龍。

他也冇有想到打傷自己兒子的凶手竟然能夠和高家扯上關係,這就意味著自己想通過官方力量來為兒子報仇的意圖徹底落空。

現在他隻能寄希望於兒子平安無事了,如果兒子真的落下什麼病根,那他真不知道找誰說理去。

還好經過一中午的搶救,兒子已經甦醒過來,雖然臉色還有些難看,但是身體的各項機能都還算正常。

而且他的師傅顧滄海也已經從首都趕了回來。顧老爺子不僅是一個拳術大師,而且對於各種拳傷都很有研究,現在隻希望顧老爺子能夠治好兒子的傷了。

楊毅和高文勇從西城派出所裡出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楊毅提出要請高文勇吃飯,高文勇很爽快的答應了。

打發走自己的手下,高文勇開著軍用吉普車帶著楊毅來到西城區最有名的特色酒店淩雲樓。

兩人找了一個安靜的包廂,趁高文勇點菜的時候,楊毅又給葉雨桐打了一個電話,準備告訴她自己已經出來了,誰知道這個丫頭的手機卻關機了。

楊毅還以為這丫頭在生氣,隻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高文勇點完菜,又拿了一瓶茅台進來,事先聲明道:“今天中午我隻陪你喝這一瓶啊,再想喝我可不陪你。”

“我今天的確要好好敬高大哥一杯。”楊毅歎道:“今天要不是高大哥及時搭救,我就成一個行凶傷人的罪犯了。”

高文勇不屑道:“這些傢夥,抓壞人不行,誣陷好人倒是很有一套,不過你放心,他們以後不敢再惹你了。”

楊毅點點頭,又有些擔心道:“高大哥今天幫我偽造了一個保健顧問的身份,會不會有麻煩?”

“偽造?”高文勇哈哈笑道:“你就這麼看不起你高大哥?”

“什麼意思?”楊毅滿頭霧水。

“你這個保健顧問可不是偽造的!”高文勇笑道:“你的手續正在辦理,明天就會把聘任書給你送去,你以後就是我們軍區司令部的保健顧問了。”

高文勇的這個決定可不是心血來潮,自從見識過楊毅高明的醫術,他就一直想請楊毅回去把自己父親的老毛病也治一治,正準備晚上吃飯的時候和楊毅說呢。

今天遇到這件事,他正好順水推舟,乾脆以軍區司令部的名義聘請楊毅當保健顧問。這對於他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吃完飯,楊毅正準備付賬,高文勇卻說已經簽過單了,楊毅這才知道這家飯店是他們軍區的定點飯店之一,不禁暗暗苦笑,怪不得高文勇聽說自己要請客都冇跟自己客氣,原來他早就安排好了。

楊毅本來想讓高文勇先走,自己去藥店買些藥材,誰知道高文勇死活不願意,非陪著楊毅買完藥,又開車把他送回醫院,這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臨走時又再三叮囑楊毅不要忘記晚上的飯局。

楊毅返回自己的病房時,剛好在走廊裡遇到了正要去給其他病人換吊水的孫曉晴。孫曉晴看見楊毅左手提了一包碾碎的藥粉,右手卻拎了兩瓶蜂蜜,頓時驚訝萬分,好奇的問道:“你買蜂蜜乾什麼?”

楊毅笑道:“我要製作一些藥丸,你要是冇什麼事的話,就過來幫忙。”

孫曉晴冇好氣道:“你纔沒事乾呢!冇看見我在上班嗎?”說完就端著托盤進了另外一個病房。

楊毅笑了笑,也不以為意,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立即忙活起來。

因為所有的藥材都已經在藥店粉碎好了,所以楊毅就直接開始熬製蜂蜜。他這次要做的是大丸,需要把蜂蜜熬成棕紅色,也就是俗稱的‘老蜜’。

先用武火,再用文火。楊毅還冇有把蜂蜜熬好,就看見孫曉晴推門走了進來。這個丫頭嘴上說不給楊毅幫忙,卻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處理完手上的工作趕了過來。

“你來的正好,趕快去洗手,準備幫我搓藥丸。”楊毅一邊說話一邊把熬好的蜂蜜一點點倒進事先準備好的藥粉中,然後用竹筷不停攪拌起來。

“我要怎麼做?”孫曉晴去洗了手,然後饒有興趣的站在旁邊看楊毅像和麪團一樣攪拌那一小盆藥膏。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手工製作的藥丸。

“先在手上倒點芝麻油,然後把這些藥膏平均分成十份,再全部搓成粗細均勻的長條,動作儘量快,趁熱分完,一旦涼了就費勁了。”

楊毅把盆裡的藥膏一分為二,取出一半遞給孫曉晴,然後迅速開始處理自己的這一半藥膏。

孫曉晴不愧是一名優秀的護士,做起這種事非常的有悟性,隻是看了幾眼楊毅的動作,就很快掌握了竅門,分藥膏的速度竟然不比楊毅慢多少。

兩個人配合默契,很快就把所有的藥膏都搓成一條條粗細均勻的長條。

楊毅拿起放在旁邊的菜板和菜刀,把所有的藥條都切成十段,對孫曉晴道:“下麵是和丸,你用菜板我用菜刀,把這些藥塊全部搓成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