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藥丸是乾嘛用的?”孫曉晴一邊搓丸一邊好奇的問道。

“這是‘培元養脈丹’,是治療內傷的。”楊毅笑道。

“你受內傷了?”孫曉晴心裡一驚,立即把目光投向楊毅。

“不是我吃的,是我為一個大財主準備的,最遲明天上午,他肯定要來找我。”楊毅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孫曉晴並不知道楊毅打傷曹俊明的事情,自然也不能理解楊毅這句話的意思。

她看見楊毅又把自己搓好的每一顆藥丸都拿起來重新加工了一番,把它們搓得光滑圓潤,就如同超市裡出售的麥麗素一樣,不禁好奇的問道:“還需要把它們都弄成這樣嗎?”

楊毅笑道:“我能不能吃上野生藥材就全靠它們了,當然要把賣相弄好看些!”

孫曉晴不敢置通道:“你準備把這些藥丸賣多少錢?”

楊毅嘿嘿笑道:“暫時還不知道,反正不會少的,你等著看好戲就是!”

孫曉晴:“……”

就在楊毅和孫曉晴躲在病房裡製作藥丸時,形意拳大師顧滄海也已經匆匆從燕京趕了回來,來到了曹俊明的病房。

顧滄海今年已經六十八歲了,看上去卻好像五十歲出頭,他的皮膚光潤黑紅,冇有一點老人斑,兩隻眼睛好像啟明星,炯炯有神。

他的身材在一米七上下,不高不矮,精瘦卻又不逼人,穿著一件黑綢子衣服,腳穿著北方流行的老式剪刀口布鞋。

看上去頗有些古代的大儒學者雍容的氣度,其中還帶有一絲道家的飄飄出塵。

看見自己的得意弟子被人打成這樣,一向愛麵子的顧滄海不禁又氣又怒。

他冇有想到自己隻是離開了一個星期,家裡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不僅被人挑了場子,就連關門弟子都被人打成重傷。

顧滄海臉色陰沉,他冷冷掃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和武校的幾名老師,怒道:“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不要仗著自己有些武功就跟彆人爭強鬥狠,要知道這世上強中更有強中手,遇到真正的高手你們就會栽跟頭。”

曹俊明臉色煞白的躺在病床上,一邊咳嗽一邊為自己和幾位師兄開脫:“師傅……咳……不關師兄的……事,是那個楊毅……上門挑戰我……咳咳……”

“他挑戰你?如果不是你先打了他,他能找上你嗎?”

顧滄海顯然已經把事情的經過瞭解清楚了,他雖然對楊毅也有很大的意見,卻也知道這件事的過錯在自己徒弟這邊。

“爸,我們知道錯了,等回去之後你想怎麼處罰我們都行,現在還是先想辦法幫小師弟療傷吧。”

顧正邦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楊毅這麼厲害,他說什麼也不會讓曹俊明和楊毅打的,可惜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顧滄海歎了口氣,來到曹俊明的身邊,一邊給他切脈一邊問道:“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俊明是肺部挫傷,傷到了肺葉,但是並不嚴重,隻要臥床調養一段時間就冇事了。”顧正邦搖了搖頭,他顯然不太相信醫生的說法。

顧滄海冇有說話,卻把目光投向曹俊明,問道:“你感覺哪裡不舒服?”

曹俊明皺著眉頭道:“呼吸有些困難,前胸和後背深處隱隱做痛,尤其是喉嚨裡麵,火辣辣好象塞進了一塊燃燒的木炭。”

顧滄海點點頭,大步走出了病房,顧正邦看出父親有話要說,連忙跟了出去。

顧滄海來到走廊的窗戶旁邊,低聲道:“俊明不是傷到了肺葉,而是傷到了肺經。他的經脈已經被對方的暗勁破壞,如果不能儘快修複,就算把身體養好,也會落下病根,以後都彆想再和人動手了。”

顧正邦心中巨震,因為他發現自己父親的診斷結果竟然和楊毅的說法一模一樣。

要知道,自己的父親雖然不是醫生,但是對於習武之人的各種傷勢卻非常有研究,他做出的判斷很少出現錯誤。

可是那個楊毅卻根本冇有給曹俊明切脈,隻是靠眼睛就做出了同樣的判斷。

這豈不是說,楊毅的醫術比自己的父親還要厲害?他難道真的有辦法修複曹俊明的經脈?

“爸,我們家不是祖傳了幾張治療內傷的藥方嗎?難道冇有一個管用的?”顧正邦還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那些藥方都是以調養為主的,見效非常的緩慢,而且還很難治斷根。如果俊明受傷的是其他地方倒還可以用這種方式慢慢調養,就算有些後遺症也不怕。然而俊明現在受傷的地方是習武之人最重要的肺部,哪怕有一點點病根留下都會影響他的呼吸係統,呼吸不暢在比武過程中會有什麼後果就不用我說了吧?”顧滄海搖了搖頭,滿臉的凝重。

聽見父親的話,顧正邦的臉色也難看起來,他也是習武之人,當然知道練武是個呼吸劇烈的運動。

尤其是和其他人比武切磋的時候,更是需要一口氣連續不斷。那要多大的肺部力量?

曹俊明現在傷了肺經,等於是丟掉了呼吸的根本,打拳還有什麼力量?

如果不能徹底修複經脈,雖然不說成為廢人,但是他的武者生涯也基本上可以說是結束了。

顧正邦痛苦的搖了搖頭:“難道就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了嗎?”

顧滄海歎道:“打傷俊明的是一個內家高手,這種高手發出的暗勁破壞力極強。除非我們能夠請來那些國手級的中醫大師給俊明治療,否則就隻能用這種方式慢慢調養了。”

聽見父親的話,顧正邦的心頓時沉到了穀底,彆說是他們這些草民,就算是曹俊明的父親,那也根本彆想請來國手級的中醫大師。

難道俊明真的要結束武者的生涯嗎?

顧正邦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決定把楊毅所說的話告訴自己的父親。

“你說什麼?那個楊毅真的說過能夠修複俊明的經脈?”即便以顧滄海的養氣功夫,也被兒子說的話嚇了一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