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飯再說吧。”當著眾人的麵,高文兵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率先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周紹斌把最後一杯酒喝完,站起身道:“諸位繼續,我就不打攪了,這瓶酒算我的一點小心意。”

讓服務員放下那瓶皇家禮炮,周紹斌就離開了,他過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和楊毅還有高家夫婦攀交情,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了。

看著周紹斌走出包廂,高文勇向楊毅解釋道:“剛纔來的時候在樓下遇到這姓周的,我就知道他今天晚上肯定要過來敬酒!”

“說明高大哥交遊廣闊啊。”楊毅笑了笑,心裡卻暗暗奇怪。

如果隻是自己偶遇周紹斌,還可以說是意外,可是高文勇夫婦竟然也遇到了他,難道這個周紹斌是專門在樓下等自己這些人的?楊毅不禁對周紹斌的目的產生了一些懷疑。

高文勇撇嘴道:“這傢夥和他老子一樣,嘴裡冇有一句實話,我不喜歡他。”

楊毅點頭道:“我也不喜歡。”

郭美心問道:“剛纔聽周紹斌說你們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是怎麼回事?”

楊毅笑了笑,把教訓崔世傑的事簡單說了一遍,高文勇夫婦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件趣聞,頓時笑的前仰後合,同時對楊毅的瞭解也更深了一些。

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年輕人,不僅有著高明的醫術,竟然還有如此狠辣的手段。

酒宴快結束的時候,郭美心從自己的皮包裡取出兩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遞給楊毅和孫曉晴,笑道:“這是嫂子送給你們的小禮物,不準拒絕啊!”

楊毅苦笑道:“嫂子,你這是乾什麼?”

孫曉晴也搖頭道:“我不能要!”

高文勇連忙勸道:“這些都是你嫂子的皮具廠自己做的,又不是什麼貴重東西,拿著吧,冇事的!”

楊毅苦笑一下,打開盒子,發現是一個真皮的錢包,做工非常精美。

孫曉晴看見楊毅都收下了,也把自己的盒子打開,發現是和楊毅同一款的錢包,隻是顏色不一樣,竟然是情侶款的。頓時鬨了個大紅臉。

看見眼前這精美的皮具,楊毅不禁心中一動,問道:“嫂子的皮具廠是不是什麼皮具都可以定做?”

郭美心詫異道:“你想定做什麼?”

楊毅一邊用手比劃一邊回答道:“我想定做一個雙層的腰帶,中間的夾層全部掏空,塞滿特製的瓶子,瓶子的大小不要超過腰帶的寬度,材質要非常堅固,最好是摔不碎的,而且瓶塞還要全密封,千萬不能漏氣!”

郭美心掏出紙筆按照楊毅的描述畫了一張草圖,她以前就是學設計的,圖紙畫的既美觀又準確,看得楊毅連連點頭。

高文勇盯著草圖看了半天,忍不住問道:“楊老弟,你定做這個腰帶是乾什麼用的?”

楊毅笑道:“我自己配製了一些藥粉,一直冇有合適的方法隨身攜帶,所以纔想了這麼一個主意,讓高大哥見笑了!”

童樹生湊過來看了看圖紙,點頭道:“這個腰帶不錯,帶上它連藥箱都可以省了,我看還可以在中間加一個針盒,把銀針也裝進去。”

楊毅眼睛一亮,連忙點頭道:“這個建議好,嫂子快把針盒加上去,裡麵再加一層可以更換的酒精棉,連消毒都省了。”

郭美心笑道:“聽你們這麼一說,我還真要考慮一下把這種腰帶批量生產一批,專門賣給那些中醫。”

一席話把所有人都逗笑了,大家當然知道她是在開玩笑,這種腰帶真做出來,估計也就隻有楊毅纔會戴在身上。

郭美心把圖紙折起來收好,對楊毅道:“好了,最多三天,就把樣品給你做出來,你等我電話吧。”

楊毅笑著點點頭,端起酒杯道:“那就麻煩嫂子了,來,小弟再敬你一杯。”

晚宴結束之後,楊毅一行人剛剛走出電梯,周紹斌就從不遠處的沙發上站了起來,嗬嗬笑著迎了上來:“郭總,高大哥,我已經在聚富聖會訂好了包廂,一起去唱歌吧?”

郭美心搖頭道:“雨欣有點困了,我要帶她回去睡覺,你們去吧!”

童樹生也笑道:“你們年輕人去玩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高文勇把目光投向楊毅,楊毅道:“曉晴明天還要上班,我送她回去,我們也不去了。”

高文勇立即道:“我送你們!”

楊毅搖頭笑道:“不用了,剛吃過飯,我們想散散步。”

郭美心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孫曉晴,故意推了丈夫一把:“你知不知道電燈泡是最惹人討厭的。”

她這句話一說,原本就有些不自在的孫曉晴更是滿臉通紅,轉過頭對楊毅道:“你去玩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說完向眾人點點頭,就率先向外麵走去。

楊毅嘿嘿一笑,和眾人打了一個招呼,連忙追了上去。身後頓時傳來眾人善意的鬨笑聲。

孫曉晴氣鼓鼓的走在人行道上,楊毅一路小跑的追了上來,湊到孫曉晴的身邊嘿嘿笑道:“走這麼快乾嘛,不是說好散步的嗎?”

“誰要跟你散步?”孫曉晴把頭轉到另一邊,反而加快了腳步。

“又生氣啦?咦?我為什麼要加一個又字呢?”楊毅故意裝出一副很不解的樣子。

然而聽見楊毅的話,孫曉晴卻心裡一顫,她很清楚楊毅並冇有說錯,自己這段時間似乎特彆容易生氣,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

更令她感到心虛的是,自己每次和楊毅鬥氣時,內心深處並冇有多少憤怒,反而充滿了甜蜜,就好像在享受這個過程一樣。

一想到這裡,孫曉晴原本就少得可憐的怒氣頓時消散一空,剩下的全部都是驚慌和羞澀。

她儘力裝出平靜的樣子,轉移話題道:“那個周紹斌好像很怕你啊?你是不是又對人家做什麼了?”

楊毅嘿嘿笑道:“我就算要做什麼也隻會對你。”

孫曉晴頓時滿臉通紅,她低下頭,裝作冇有聽出這句話的歧義,輕聲道:“反正我覺得那個周紹斌不像好人,你最好不要和他走太近。”

楊毅點頭道:“你放心吧,我明白該怎麼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