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不到楊小友的醫術如此高明!僅憑脈象就判斷出病人的全身刺痛是強行運勁所致,實在令老朽佩服!”劉懷祥本來並冇有把楊毅放在心上,畢竟楊毅實在太年輕了,怎麼看也不像醫術高明的樣子。

然而看見楊毅露了這麼一手,他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這個楊毅的診脈技巧甚至比自己還要略勝一籌,至少他就做不到這一點。

“不敢,不敢,劉老先生謬讚了。”楊毅嘴上說著謙虛的話,心裡則暗呼僥倖。

他之所以能夠發現曹俊明如此隱秘的發勁痕跡,絕大部分都是靠那一絲度進他體內的真氣。

否則要是僅僅依靠診脈的本事,他也不敢把話說得這麼絕對。

“楊小友,那你覺得病人的這個傷勢究竟能不能徹底治癒,不留下一點病根呢?”

看見楊毅年紀輕輕卻有如此高明的醫術,劉懷祥也不由自主的放低了身段,開始和楊毅相互討論起來。

“我覺得可以。”楊毅自通道:“病人的傷勢之所以如此嚴重,主要原因就是經脈受損,元氣流失。所以要想令接下來的治療卓有成效,就必須先修複經脈,把元氣流失的缺口徹底堵住。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無論怎麼調理,病人的元氣也依舊會不斷流出,就算把身體調理的再好,也一樣會留下病根。”

“道理的確是這樣,但是究竟要如何才能修複受損的經脈呢。”顧滄海問出了所有人心**同的疑問。同時也是整個治療過程中最核心的關鍵點。

“我既然敢提出這個治療方案,自然就有一定的把握,請劉老和顧老看看我這祖傳的療傷丹藥如何?”

楊毅笑了笑,從隨身攜帶的袋子裡取出了兩瓶丹藥,正是那天在病房裡和孫曉晴一起搓出來的中藥丸。

“這是你們家祖傳的?”劉懷祥和顧滄海都是中醫內行,自然一眼就看出無論是這些藥丸還是裝藥丸的瓷瓶都是最近才製作出來的。於是同時把詢問的目光投向楊毅。

楊毅麵不改色道:“哦,是我按照祖傳的藥方自己製作出來的,不過所用的藥材全都是上了年份的野生藥材,非常的珍貴,我傾儘了所有才總共配製出二十顆丹藥,本來是想留著給自己用的,如果不是為了給曹先生療傷,我是絕對不會忍痛割愛的,唉……”

“楊先生不用擔心,隻要這些丹藥真的能夠修複我的經脈,那無論花多少錢都不會讓楊先生吃虧的!”

曹俊明已經被楊毅神奇的醫術徹底折服,此時看見楊毅對自己的丹藥如此信心十足,立即給楊毅吃了一顆定心丸,解決了楊毅的後顧之憂。

在場眾人都是眉眼通透之人,當然能夠看出楊毅的這番表演的誇張之處。

可是正如曹俊明所說的那樣,隻要楊毅的丹藥真的能夠治好曹俊明的傷,那無論這個丹藥成本多少錢,他們也必須按照楊毅的報價付款,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曹先生這麼說可就誤會楊某了,我可不是為了掙錢才把丹藥給你們的,我隻是希望你們能夠再收集一些藥材回來,讓我再多配製一些這種神奇的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楊毅這番話倒也不是胡說,他目前的確不需要錢,他需要的是那些珍貴的野生藥材。

如果曹家給他錢,他還要自己拿著錢去收購藥材,還不如直接讓曹家給他收購藥材呢。

能省事的時候,楊大官人從不做費力不討好的事。

“冇問題,需要什麼藥材你隻管說!”一直冇有說話的曹慶龍終於開口了,一開口就氣勢驚人,而且直奔主題。

楊毅靦腆的笑了笑,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紙筆,把自己需要服用的藥材和配製其他一些珍貴丹藥所需要的藥材全部都列了出來。

然後勉為其難道:“暫時就這麼多吧,記住,一定要野生的藥材,年份越高越好,要是因為藥材的質量不行,導致曹先生的傷不能徹底痊癒,那可不能怪我。”

“楊先生放心,我們一定會選購最好的藥材,絕對不會誤事的。”曹慶龍雖然不是很瞭解野生藥材的價格,但是一看見楊毅遞過來的清單上密密麻麻的藥材,就知道這肯定不會便宜。

不過為了兒子能夠痊癒,就算是大出血也顧不得了。更何況隻是買這些藥材還不至於讓曹家破產。

“那這兩瓶丹藥要怎麼服用呢?”顧滄海問道。

“哦,溫水吞服就行了。”楊毅笑道:“早晚各服一顆,飯後服用。隻要堅持吃下去,最多兩個月就可以痊癒了。”

也就是說,這兩瓶丹藥隻夠吃十天,曹俊明要是不想斷了藥,就必須在十天之內把楊毅需要的藥材全部送來。而且在接下來的五十天裡每天都要吃這種丹藥。

其實曹俊明的傷勢對楊毅這種武功高手來說並不算太嚴重,他如果有足夠的藥材,隻需要配製出三顆真正的‘培元養脈丹,’就足以令他不留下任何後遺症。

然而楊毅現在最缺少的就是珍貴藥材,他給曹俊明配的這些藥丸都是從藥房裡買的材料,藥效簡直低得令人髮指,所以現在也隻能讓曹俊明把藥丸當飯吃了。

又交代了一些養傷的注意事項,楊毅就準備告辭。蔣如萍看見楊毅始終冇有提診金的事,忍不住開口問道:“不知道楊先生給俊明治病,是如何收費的呢?”

雖然看不慣蔣如萍盛氣淩人的作風,但是楊毅還是非常有風度的笑了笑,輕描淡寫道:“我說了我不是為了錢,我隻是不想讓那麼好的丹藥失傳,你們儘量把清單上的藥材收集齊,就當是診金吧!”

曹俊明連忙道:“那怎麼能行?藥材是藥材,診金是診金,我們怎麼能讓你吃虧呢?”

楊毅笑道:“如果你們感覺過意不去,那就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吧。”

曹俊明詫異道:“什麼問題?”

楊毅淡淡笑道:“我想知道那天下午是誰通知你去錢塘茶人咖啡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