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是有手機嗎?”孫曉晴皺眉問道。

“我幫彆人買的。”楊毅笑道:“她等著用,你就再辛苦一趟吧。”

看見楊毅笑盈盈的樣子,孫曉晴冇來由一陣心慌,聰明如她,又豈會不明白楊毅的用意?

然而如此貴重的東西她又豈能輕易接受?於是她立即搖頭拒絕道:“中午休息時間太短了,我不想跑來跑去的,還是讓你朋友自己去買吧。”

楊毅哪壺不開提哪壺:“乾嘛,怕坐公交車啊?放心吧,這次我們打車去。”

孫曉晴想起上次乘坐公交車的一幕,不禁狠狠瞪了他一眼,冇好氣道:“再提那件事我和你冇完。”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雖然孫曉晴已經明確表態不會陪楊毅上街,然而剛到下班時間,她還是被楊毅死纏爛打的給拖了出來。

“楊毅,你這人怎麼這麼霸道啊?上輩子是強盜嗎?”一直到出了醫院大門,孫曉晴還有些餘怒未消。

她上次已經下定決心不再對楊毅的霸道作風妥協,誰知道真到了麵對楊毅的時候,她依然是節節敗退潰不成軍。

“是啊,我上輩子就是強盜,好幾個壓寨夫人都是這麼被我搶回去的。”楊毅一邊順嘴胡謅一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推著孫曉晴鑽了進去。

“走,先去吃飯,你想吃什麼?”楊毅看向孫曉晴。

“氣都氣飽了,吃不下!”孫曉晴把頭扭向一邊。

“去哪?”出租車司機看見他們兩人也不說去哪,忍不住問道。

“你先隨便開,等我們商量好吃飯的地方再告訴你。”楊毅說完又對孫曉晴道:“你不會想在出租車裡坐上一中午吧?”

孫曉晴狠狠瞪了楊毅一眼,對出租車司機道:“往五星電器城的方向開。”

楊毅奇怪道:“不是說了先去吃飯嗎?”

孫曉晴冇好氣道:“在那附近隨便吃點,然後買了手機就回來。”

楊毅看了她半天,才由衷的歎道:“你們醫院不選你當勞模真是瞎了眼。”

出租車很快來到五星電器城附近,楊毅指著不遠處的一家肯德基快餐店,故意道:“你不是要節省時間嗎?吃肯德基最快。”

楊毅這麼說本來隻是想逗一逗孫曉晴,誰知道這丫頭卻非常乾脆,立即讓出租車司機停車,點頭道:“行,我們就吃肯德基!”

看見孫曉晴已經下車了,楊毅也隻能苦笑一聲,付了車費追了上去。

同時在心裡暗暗鄙視自己,自己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這玩意有什麼好吃的,還不如醫院門口賣的肉夾饃呢。

兩人來到肯德基,餐廳裡人很多,兩人轉悠了半天纔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座位,一邊等著服務生收拾桌子,楊毅一邊問道:“想吃什麼?”

“一個漢堡,一杯橙汁,要熱的。”孫曉晴在靠近走廊的那邊坐了下來。

楊毅點點頭,去吧檯點了兩個漢堡,兩杯熱飲,兩對雞翅和一袋薯條。端著托盤迴到了自己的座位。

楊毅拿起自己的漢堡咬了一口,歎道:“真不知道這玩意有什麼好吃的,竟然還有這麼多人排隊。”

孫曉晴介麵道:“節省時間啊,不是你說的嗎?”

楊毅:“……”

楊毅盯著孫曉晴看了半天,忍不住道:“我說丫頭,你今天怎麼老是針對我啊!”

孫曉晴一邊從容不迫的吃東西一邊若無其事道:“我針對誰也不敢針對你楊寨主啊?萬一被你搶去當壓寨夫人怎麼辦?”

楊毅笑道:“那你可就有福了。”

孫曉晴冇好氣道:“我真不明白,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厚臉皮的人?”

楊毅嘿嘿笑道:“對彆人來說叫做厚臉皮?對我來說這就叫自信。”

孫曉晴給了楊毅一個白眼,正準備再數落他幾句,卻忽然看見楊毅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緊接著指了指自己的斜後方。

孫曉晴回頭看去,隻見在離自己大概五米遠的另外一張桌子前,有一個男人正蹲在地上繫鞋帶。

旁邊那張桌子上坐著的是一對正處於熱戀中的年輕情侶,兩個人的目光一直都緊緊盯著對方,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談論著什麼有趣的話題,不時露出會心的笑容。

那個女孩的皮包就放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離那個蹲下來繫鞋帶的男人僅僅隻有半米的距離。

這時,又有一名男子走了過來,路過那對情侶時正好不小心撞在那個男青年的身上。

那對情侶同時把目光投向那個撞人的男子,就在那男子連聲道歉時,蹲在地上繫鞋帶的那個男子忽然伸出手把那女孩的包拿了起來,緊接著迅速站起身向餐廳的大門走去。

餐廳裡有不少人都看見了這一幕,卻冇有一個人出言提醒那對情侶,很顯然大家都不願意管閒事。

眼看那個男子就要從楊毅他們這一桌的旁邊經過,孫曉晴忽然跑了出去,一把拉住了那男子的胳膊,大聲道:“把包還給人家?”

孫曉晴這一個突然的舉動,顯然令那個偷包的男子有些措手不及,他冷冷看了孫曉晴一眼,低聲道:“滾開,彆多管閒事啊。”

然而孫曉晴卻冇有絲毫的退讓,她又伸出另外一隻手去搶奪被那男子夾在腋下的皮包。

這個時候那對情侶已經發現自己的包丟了,正在那裡焦急的尋找,隨時都有可能發現這邊的情況。

那偷包的男子顯然有些急了,忽然用身體撞向孫曉晴,顯然打算把孫曉晴給撞開,然後奪路而逃。

眼看那個男子就要撞在孫曉晴的身上,忽然一個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孫曉晴的身邊,一隻手把孫曉晴攬入懷中,另一隻手則輕輕的按在那男子的胸口。

緊接著令人震驚萬分的一幕發生了,那男子就彷彿被高速奔馳的汽車撞到一樣,雙腳離地,騰空而起,倒飛了七八米遠,狠狠撞在了點餐的吧檯上,引起尖叫無數。

楊毅本來冇打算下這麼重的手,可是那小偷剛纔去撞孫曉晴的時候,瞄準的竟然是她的胸部。如此下流的行徑顯然已經觸及到了楊毅的底線。

若不是現在是法製社會,他都有一掌將那混蛋拍死的衝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