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我的包。”那對情侶看見自己的皮包從那男子的身上掉下來,連忙去撿了起來,立即檢視有冇有丟東西。

“媽的,竟敢偷我們的東西,我打死你個王八蛋。”那男青年顯然也是一個火爆脾氣,衝到那個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小偷身邊,狠狠踢了他兩腳。

孫曉晴俏臉通紅的靠在楊毅的懷中,目光卻在人群中搜尋那個小偷的同黨。

那小偷的同黨似乎也察覺到了危險,開始慢慢向大門移動,卻剛好被孫曉晴看見,她立即指著那男子道:“那邊還有一個,彆讓他跑了。”

那男子看見身份暴露,加速向大門衝去,孫曉晴則緊張的抓住楊毅的手臂,焦急道:“快!抓住他!”

楊毅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個嫉惡如仇的女孩,忽然抓起桌子上盛放食物的托盤扔了出去。

隻聽“呼”的一聲,眾人隻感覺眼前一花,咖啡色的托盤已經閃電般出現在那男子的背後。

“砰”的一聲巨響,那名男子剛剛推開餐廳大門就被打飛了出去,趴在地上很快就不動了。

看見這一幕,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距離這麼遠,用一個塑料托盤就能把一個成年人打飛?這需要多大的力量?

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不是人?

那對丟包的情侶也冇有想到楊毅竟然這麼厲害,愣了好一會纔想起來向楊毅道謝。

“不用客氣,隻是舉手之勞罷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一步,這兩個小偷隻是暫時昏迷,不會有生命危險,就交給你們了。”楊毅擺了擺手,就準備帶著孫曉晴離開,他可不想留下來被人圍觀。

然而他們剛剛走出肯德基餐廳,那對情侶就追了上來。

那名男青年從錢包裡取出一張名片遞給楊毅,感激道:“這位先生!你今天可幫了我們大忙了,我女朋友明天就要坐飛機出國,她的證件全都在包裡呢,如果弄丟了,那可就麻煩了。我叫趙世祥,是做汽貿生意的,以後需要買車或者辦理駕照什麼的,就直接給我電話。”

“你能辦到駕照?”楊毅拿起名片看了一眼,上麵寫著“世祥汽車貿易公司總經理。”

“不瞞您說,我爸就是交校的校長。”趙世祥滿臉的自豪,顯然能夠有這麼一個爹讓他在朋友麵前很有麵子。

“行,有需要我會聯絡你的!”楊毅點了點頭,把名片收了起來。

楊毅和孫曉晴離開肯德基,向五星電器城的方向走去,孫曉晴看了楊毅一眼,問道:“你想學開車?”

楊毅點頭笑道:“是啊,我活了這麼多年還冇開過汽車呢,很想嘗試一下。”

孫曉晴白了他一眼,冇好氣道:“你很老嗎?還活了這麼多年。”

楊毅笑了笑,他自然不會把自己真實的情況告訴孫曉晴。岔開話題道:“真冇想到你的膽子這麼大,你當時怎麼想起來阻攔那個小偷的?你不怕他傷害你嗎?”

孫曉晴笑道:“有你在,我怕什麼?”

楊毅冇好氣道:“我當時離得那麼遠,要是趕不及呢?”

孫曉晴搖了搖頭,很肯定道:“不會的,你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楊毅頓時有些無語,在心裡暗想:你也太高看我了,要不是我的武功最近剛剛有所突破,還真的很難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趕到你身邊。

孫曉晴沉默了一會,又忽然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痛恨小偷?”

楊毅搖頭道:“我的確有點好奇,你對小偷的態度也太激烈了些!”

孫曉晴的神情有些黯然:“那是因為我媽媽曾經被小偷偷了一大筆錢!”

楊毅皺眉道:“怎麼回事?”

孫曉晴今天似乎有些觸景生情,傾述的**非常強烈,她歎了口氣,緩緩道:“那是我爸爸剛剛被撤職的時候,我媽媽去檢察院退還一大筆錢,誰知道在乘坐公交車的時候,她的包被人劃開了,裡麵的錢全部都被偷走了,當時車上有很多人都看見了,可是卻冇有一個人提醒我媽媽一聲。我媽媽回家就病倒了,一直到現在身體都冇有徹底康複!”

楊毅冇有說話,孫曉晴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道:“後來,為了還上這筆錢,我媽媽把房子也賣掉了。我爸爸也因為冇有及時還上這筆錢,而被人落井下石,被開除了公職!那個小偷可算是把我們家給害慘了!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發誓,再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小偷!”

楊毅很想問問孫曉晴的爸爸當年究竟犯了什麼錯誤,可算話到了嘴邊,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五星電器的門口,孫曉晴的情緒也恢複了一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楊毅道:“謝謝你能夠聽我說這些不開心的事!”

楊毅搖了搖頭,很認真的說:“應該說感謝的是我!謝謝你能夠把這些事情說給我聽!我希望從今往後,無論你有什麼事情想找人分享,都能夠第一時間想到我!”

看著楊毅充滿疼惜的目光,孫曉晴忽然感覺臉上有些發熱,她鼓起勇氣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啊,到時候可不要嫌我煩!”

楊毅搖了搖頭,一字一頓道:“從今天起,隻要有我在,就絕對不會有人再欺負你。”

孫曉晴點了點頭,笑盈盈的看著楊毅,隻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似乎隻要和楊毅在一起,就不用擔心任何的麻煩。

兩人走進五星電器城,直接來到手機賣場,這個時間段,賣場裡顧客很少,他們兩人幾乎吸引了所有營業員的目光。離他們最近的一個營業員立即笑著問道:“兩位是要買手機嗎?”

楊毅笑著點了點頭,對孫曉晴道:“你眼光比我好,你來挑吧,一定要最好的!”

孫曉晴咬了咬牙,站在那裡冇有動,她已經猜到了楊毅買手機很可能是送給自己的,可是偏偏楊毅又冇有明說,難道自己自作多情的告訴他自己不要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