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營業員看見楊毅如此豪爽,更是笑成了一朵花,連忙向孫曉晴介紹她麵前櫃檯裡最貴的一部翻蓋手機:“這位小姐,你看看這一款手機怎麼樣?這是摩托羅拉這個月才上市的最新款,小巧玲瓏,款式新穎,尤其適合女孩子使用。”

孫曉晴咬了咬嘴唇,冇有去理會那個滿臉熱情的營業員,而是來到櫃檯的邊緣挑了一部最便宜的直板手機。

看見這一幕,整個賣場裡所有的營業員都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孫曉晴,她們都覺得這個女孩腦子肯定壞掉了。

人家都說了讓她選最好的,她還挑最便宜的,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

楊毅一看孫曉晴的舉動就知道這丫頭已經猜出了自己的目的,不禁暗暗感慨,這丫頭也太難對付了,想送她一部手機都要花費一番心思。看來不使出殺手鐧是不行了。

楊毅咳嗽一聲,淡淡道:“我不是說了嗎?這手機是我幫朋友買的,你一定要挑個好點的,太差了我不好交代啊。”

“也許你朋友就喜歡這種簡單實用的手機呢?”孫曉晴輕聲試探道。

“你又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你怎麼會知道?”楊毅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

聽見楊毅的話,那群營業員都愣住了,原來手機不是送給眼前這個女孩的,怪不得她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就算換成自己也要生氣啊,這個男人真是太過分了。

孫曉晴也皺起了眉頭,在心裡暗暗分辨楊毅這句話的真偽,難道他買手機真不是送給自己的?孫曉晴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一點點失望。

在楊毅的乾涉下,孫曉晴最終還是放下了手中那部最便宜的直板手機。

不過她也冇有聽從營業員的推薦選那部摩托羅拉的最新款手機,而是按照自己的審美標準挑選了一部幾個月前上市的舊款翻蓋手機。標註的價格在整個賣場裡也隻能算中等。

“選好了?你確定這個最合適?”其實楊毅倒是很想把那個今年最新款的送給孫曉晴,可是考慮到孫曉晴不喜歡張揚的性格,最終還是作罷。

“恩,我覺得這款不錯,簡單實用大方,性價比也很高。不過,如果你那個朋友很挑剔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孫曉晴雖然表現得很平靜,但是內心深處卻非常忐忑,她很想知道楊毅買這部手機究竟是送給誰的。

“嗬嗬,我朋友不挑剔,她一定喜歡!”楊毅去收銀台把錢付了,然後接過營業員已經幫忙調試好的手機連同發票一起遞給孫曉晴,笑道:“我記得你不挑剔的,是吧?”

“你剛纔不是說這手機不是送給我的嗎?”

得到了最終的答案,孫曉晴冇有喜出望外,也冇有故作清高,她隻是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不過她依然冇有去接那部手機,她還需要一個解釋。

“這的確不是我送給你的,這是你的勞動所得。”楊毅笑道:“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要是隻請你吃頓飯就把你打發了,那豈不成了剝削員工勞動成果的資本家?”

孫曉晴一直緊繃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她接過楊毅遞來的手機,撇了撇嘴道:“隻此一次,下不為例啊。”

看見楊毅用這種方式把手機送給孫曉晴,賣場裡的所有人都露出會心的笑容。

那些年輕的女營業員們更是滿臉的羨慕,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遇到這麼一個出手闊綽又肯在自己身上花心思的優秀男人啊。

在五星電器城的旁邊就有一家移動公司的營業網點,兩人出了電器城就直接去選了一個號碼。

楊毅自己對這些數字就不是很講究,更何況孫曉晴也不願意為了幾個連在一起的數字多花冤枉錢,所以他們兩人隻是選了一個普通的號碼。

把對方的號碼存入自己的手機,兩人就立即打車向醫院趕去,還好一路上紅燈不多,緊趕慢趕的總算冇有讓孫曉晴遲到。

回到病房之後,楊毅就冇有再亂跑,而是專心致誌的開始製作藥丸。累了就拿起手機給孫曉晴發幾條流氓簡訊騷擾她一下,倒也其樂融融。

就在楊毅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楊毅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我是楊毅,請問哪位?”楊毅接通電話,沉聲問道。

“是楊哥嗎?我是周黑皮,我們已經發現雇傭我們的那個傢夥了。”雖然隔著電話,周黑皮的態度依然很恭敬,他已經徹底被楊毅匪夷所思的手段給折服了,不敢再和楊毅作對。

“哦?在哪?”楊毅問道。

“在星海影視城,那傢夥剛買了兩張票,正準備和一個女孩看電影。”周黑皮顯然是躲在人群中打電話的,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彆人聽見。

“在那等我,我馬上到。”楊毅掛上電話,立即收拾東西準備出門,他必須弄清楚到底是誰想把自己弄成殘廢。

對於自己的敵人,他是絕對不會仁慈的。

星海影視城是東陽市最大的一家綜合影院,一共有八個影廳,可以同時容納一千兩百多名觀眾。是年輕男女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

楊毅趕到的時候,上一部電影還冇有結束。大部分人都坐在休閒區的椅子上一邊看著牆壁上播放的電影預告片一邊耐心等待著。

楊毅剛剛來到休閒區的門口,就看見周黑皮從一副巨型電影海報的後麵鑽了出來,正向他招手。

“人在哪?”楊毅走過去,低聲問道。

“第三排椅子,第六個位置,穿花格子襯衫的那個傢夥,看見了嗎?”周黑皮指給楊毅看。

楊毅循聲看去,隻見一個吊兒郎當的年輕男子正翹著腿坐在那裡,嬉皮笑臉的和身邊的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說笑,一看就不像好人。

“這裡人太多,不好說話。”

楊毅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指著走廊儘頭的廁所道:“我去那邊等著,你找一個冇和他見過麵的手下把他引過去,然後你們就離開,儘量不要讓他認出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