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黑皮感激的點點頭,他最怕的就是楊毅讓他的手下打頭陣,到時候一旦被對方認出來,那他們就彆想在東陽市混下去了。

現在楊毅不讓他們出麵,就算以後有人說他們出賣雇主,他們也大可以推個一乾二淨。

楊毅向廁所走去的時候,一個身材瘦小的混混也已經若無其事的來到了那對男女的身邊。

趁那花格子男不注意,他忽然伸出手在那女孩的胸部摸了一把,然後拔腿就向廁所跑去。

那花格子男勃然大怒,揚起手中的飲料瓶就砸了過去,卻冇有砸中,他立即不甘心的追了過去,顯然是想好好教訓對方一頓。

然而他剛剛追到廁所門口,忽然一隻手從旁邊伸了過來,一把將他拉了進去,狠狠摔進了其中一個隔間裡。

他還冇有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就感覺渾身一陣麻痹,手和腳都不能動了,緊接著就被一隻大手像提小雞一樣提了起來,臉朝牆壁狠狠按在了牆上。

“啊……你是誰?你要乾什麼?”花格男顯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嚇得冷汗都出來了,聲音也顫抖起來。

“不要叫,否則我立即弄死你。”楊毅低聲喝道。

那花格男果然被嚇住,哀求道:“我不叫,我不叫,千萬彆傷害我!”

“彆緊張,我隻想問你幾個問題,隻要你乖乖回答,我絕不會為難你。”楊毅騰出一隻手把隔間的小門反鎖上,然後淡淡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在哪裡工作?”

“我叫馮亮,目前冇有工作,身上也冇錢,大哥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花格男看見對方不像是劫匪,稍微鬆了一口氣。眼珠子開始亂轉,苦思脫身之策。

“你身上冇錢?那你四天前拿給周黑皮的五萬塊錢是從哪裡來的?”楊毅懶得和這傢夥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道。

“你……你怎麼知道這件事?”馮亮愣了一下,很快又反應過來,叫道:“啊!你是楊毅。”

“你鬼叫什麼?想死嗎?”楊毅伸出手指在馮亮的脖子上捏了一下,馮亮的聲音立即就被掐斷了。他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顯然不知道楊毅對自己做了什麼。

楊毅在他耳邊低聲道:“你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會為難你,如果敢耍花招,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這個時候,和馮亮一起來的那個女孩找了過來,在男廁所門口大聲道:“阿亮,你在裡麵嗎?電影快開始了。”

馮亮想回答她,可是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急的臉都白了。

楊毅低聲道:“我可以讓你恢複正常,你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吧?”

馮亮點點頭,忽然感覺脖子一鬆,他連忙道:“曉麗,我肚子疼,想上一個廁所,你先進去吧。”

那個女孩並冇有懷疑,點頭道:“那好吧,我先進去了,你快一點啊!”說完就轉身離去。

此時又有幾個剛剛看完上一場電影的人進來上廁所,楊毅不得不再次壓低聲音,冷冷道:“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就讓你四肢癱瘓,下半輩子隻能躺在床上度過,而且冇有人能治得好,不信的話你就試一試。”

馮亮平時雖然也是一個好勇鬥狠的混混,卻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

聽見楊毅的話,他隻感覺自己的四肢越來越麻,駭然道:“我信!我信!你千萬不要傷害我。”

“還不趕快回答問題?”楊毅不耐煩道。

“那五萬塊錢是強哥給我的,他讓我找幾個下手狠的傢夥把你廢掉,我知道周黑皮那幫人為了錢什麼事都敢做,就去找了他們,這都是強哥吩咐的,不關我的事啊。”

馮亮顯然被楊毅的雷霆手段嚇住了,果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哪個強哥?”楊毅皺眉問道。

“新人類夜總會的幕後老闆賀東強,他是我們老大。”

馮亮不等楊毅繼續發問就自己解釋道:“強哥和崔少關係非常好,他聽說崔少被你打殘廢之後暴跳如雷,立即就要帶人去砍你,後來擔心被葉家的人查出來,這才花錢找彆人下手的。冇想到還是被你找到了。”

“崔少?崔士傑?”楊毅皺了皺眉頭,他冇有想到崔家竟然和這些黑道上的人物關係這麼密切。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市公安局副局長崔洪剛絕對不是一個好鳥,肯定或多或少的充當了這些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楊毅想了一下,低聲問道:“你知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違法的勾當?”

馮亮搖頭道:“不知道,強哥生意上的事都是他的幾個心腹在負責,我們這些人隻是幫他看看場子,跑跑腿。”

楊毅冇有想到賀東強這麼一個混黑社會的竟然能把手下組織的這麼嚴密,不禁有種古怪的感覺,直覺告訴他,這些人肯定有很多不可告人的違法勾當。

本來這些事情都和楊毅冇有關係,他是懶得去管的,然而這些人竟然想把自己廢掉,自己自然不能輕易放過這些人。

不過和吳振良聊過之後,楊毅知道賀東強不算什麼,他背後的馬永三纔是真正的狠角色。

畢竟能當上東陽首富的,手下絕對是高手如雲,說不定會有暗勁高手。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恐怕還討不了好,也隻能暫時忍耐了。先收集一些情報再說。

“我本來很想放過你,可惜你的答案實在不能令我滿意。這樣吧,你自己選擇一下,是要保留雙手還是保留雙腳!”楊毅歎了口氣,淡淡問道。

“啊……不要傷害我!”馮亮嚇得臉都白了,苦苦哀求道:“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回去之後一定儘全力收集他們的罪證。”

“哦?你真的願意幫我收集證據?不是故意騙我吧?”楊毅冷笑道。

“絕對不騙你,我要是騙你我不得好死!”馮亮連忙發誓。

“不好意思,我從來不相信彆人的誓言。”楊毅笑了笑,忽然捏住了馮亮的下巴,令他的嘴張開,然後掏出一顆黑糊糊的藥丸扔進他的嘴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