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走廊裡亂成一片的時候,楊毅已經拉著楊天重鑽進了電梯,來到了醫院樓下的花園裡。

“小毅,你剛纔真是太沖動了,你不該那樣羞辱趙主任的!”雖然感到很解氣,但是楊天重還是有些擔心,他太清楚趙啟明睚眥必報的性格了。

“爸,不是我說你,你實在是太仁慈了,那姓趙的都踩到你頭上了,你還這麼忍他,要是我,早就大耳瓜子扇過去了!”楊毅不屑道:“你放心吧,他不敢把我怎麼樣,否則我一定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楊毅說這番話的時候殺意凜然,不禁令楊天重有一種錯覺,好像站在自己麵前的不是自己的兒子一樣。

看見父親錯愕的表情,楊毅忽然又笑了,這一笑如同春風吹來,冰水化凍,原本冷冽的殺意頓時消失無蹤,他嘿嘿笑道:“老爸,其實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想和你商量的!”

楊天重看齣兒子不想和自己討論趙啟明的事,不禁歎了口氣,問道:“什麼事?”

“爸!我想買個木桶泡一泡藥浴,可惜身上錢不夠了,所以想到您這裡拉點讚助……嘿嘿”楊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泡藥浴?”楊天重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泡藥浴乾什麼?”

“我從一本醫書上看見一個治腦瘤的偏方,就是用藥水泡澡,我想試一試!”楊毅又不能說實話,隻能用治病為藉口。

“醫書?”楊天重彷彿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你的那套正骨手法難道也是從醫書上學的?”

“哦!那倒不是!那是我們學校的一個老中醫交給我的!”楊毅可不敢把什麼都往書上推,否則楊天重隻要來一句你把醫書拿給我看看,楊毅就要抓瞎了。

“有空帶我去見見那位老中醫!我想和他好好探討一下!”楊天重在醫學上的追求從來都是孜孜不倦的,今天看見了這麼高明的正骨技術,他頓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哦!好吧!”楊毅苦著臉點點頭,心裡鬱悶的要死,真是不能撒謊啊,往往一個謊話說出去,就要用更多的謊話去把它兜回來,真是吃力不討好啊。

“那個啥……木桶的事……”楊毅滿臉期待的看著父親,他今天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如果再弄不到錢,那可就鬱悶了。

“你要多少錢啊!”一提到錢,楊天重的表情頓時嚴肅起來,他可不想讓兒子養成大手大腳的壞習慣。

“呃……一個木桶加上足夠洗一個星期的藥材……這個……這個……”楊毅從來冇有買過這些東西,他還真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可他又不敢獅子大開口,否則要是被父親一口回絕,那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給你三千塊錢吧!應該夠了!但是你必須要把發票拿給我看!”楊天重其實並不摳門,他隻是不想讓兒子養成壞習慣而已。

此時看見楊毅要錢是辦正事,他自然不會和兒子斤斤計較。立即就帶著楊毅來到醫院旁邊的自動取款機,取了三千塊錢交給了楊毅。

楊毅接過錢,總算鬆了口氣,嘿嘿笑道:“爸,這錢算我借你的,以後我還你一百倍!”

楊天重笑罵道:“行,這可是你說的啊,要是以後還不上,看我怎麼收拾你!”

和父親告辭之後,楊毅又在醫院裡閒逛了一會,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提前來到醫院門口等孫曉晴出來。

這也是孫曉晴強烈要求的,小丫頭雖然答應了陪楊毅逛街,卻還是很注意影響的。

冇過多久,身穿白色襯衫,石磨藍牛仔褲的孫曉晴如同一朵盛開的百合花一樣快步朝楊毅走了過來。

楊毅還是第一次看見孫曉晴穿便裝,頓時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迎上去笑道:“穿的真漂亮,看來你很重視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啊!”

孫曉晴瞪了他一眼:“你再胡說八道我就不去了!”

楊毅咳嗽一聲,連忙轉移話題:“那個……我們打車去吧?”

“你錢很多嗎?”孫曉晴白了楊毅一眼,用手指了手前麵的拐角處,說道:“哪兒有公交車站,正好能到永安家居城,能省就彆浪費。”

女人敗家的天賦和節儉的美德是合二為一的,她們能在自己喜歡的領域一擲千金眉頭都不皺一下,比如服飾、包包、化妝品之類的東西。但是在一些方麵又相當的節儉。

楊毅自從來到這個時代還冇有坐過公交車,這樣的生活是應該體驗一番的。於是也不再堅持乘坐出租車,跟在孫曉晴的後麵來到公交車站。

此時剛好有一班開往永安家居城的210路公交車緩緩靠站,孫曉晴從口袋裡摸出兩枚硬幣對著楊毅晃了晃,示意他不用再投幣,然後率先朝門口擠去。

此時正是中午下班的高峰期,等著上車的人不是一般的多,他們兩人幾乎是足不點地就被擠上了車。

隨著時代的發展,城市裡的公交車也越來越像貨車,完全是把人當做牲口拉。吃奶地力氣都使出來了,使勁兒地往裡塞人。

司機是個彪悍地中年大叔,粗聲粗氣地喊著,讓先上車的人朝後麵擠。問題是後麵已經擠成了一鍋粥。人根本就挪不開腳。

彆說坐的位置,就是站的位置都很難找到。楊毅跟著孫曉晴一路擠過去,都不知道踩了多少人地腳。

孫曉晴找了一個拉環拽住,楊毅隻能抓著旁邊的一條橫杆。兩人麵對著麵,隨著車子的搖晃,兩人的身體也時不時地碰撞在一起,楊毅的胸膛也能感受到孫曉晴胸前的柔軟彈性。

孫曉晴羞澀不已,滿臉通紅。可是又無法控製身體不跟著車子前後晃動。想轉個過身去,但是後麵也擠滿了人,先不說轉身的難度,既使轉過去了,那還不是便宜了彆人?

既然這樣,還不如便宜眼前這個傢夥好了,至少兩人還算認識。隻能在心裡暗惱自己為何剛纔不聽這個傢夥的坐出租車,反正又不是自己掏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