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躺在那裡,隻需要微微仰頭,就能夠看到眼前那道深邃迷人的溝渠。

雖然知道這樣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是楊毅的雙手還是不由自主的撫上了葉雨桐的背部。

一個大美女躺在自己的懷裡,如果自己什麼事情都不做,豈不是要遭天譴?

軟玉溫香在懷,感受著葉雨桐柔軟的嬌軀和自己親密接觸在一起,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少女清香,楊毅舒服的差點哼出聲來,他忍不住想,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逆推?

葉雨桐顯然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她不知所措的趴在楊毅的懷中,瞪大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已經完全嚇傻了。就連被楊毅占便宜都冇有察覺。

就在楊毅開始猶豫是應該先把她扶起來,還是先問她有冇有事的時候,忽然聽見客廳裡傳來重重的關門聲,不用說肯定是葉雨桐的父親回來了。

葉雨桐這才如夢方醒,連忙低呼一聲,從楊毅的身上了爬起來,手忙腳亂的整理自己的衣服,一張俏臉已經紅得要滴出血來。

楊毅也大感尷尬,他冇有想到葉雨桐的父親回來的這麼不湊巧。要是被他看見自己和他的寶貝女兒衣冠不整的走出去,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呢,偏偏他們兩人還必須立即出去迎接,否則更令她父親懷疑。

就在這時,楊毅急中生智,連忙指了指書桌上的那盆鬱金香。

葉雨桐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大聲道:“楊毅,快幫我把這兩盆花搬出去。”

楊毅暗讚她機靈,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端起那盆鬱金香率先走了出去,正好和剛剛換好拖鞋的葉開來打了一個照麵。

這個東陽市的父母官看上去也就四十出頭的樣子,身材不算高大,穿著灰色西裝,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四方臉,劍眉朗目一臉正氣。

他看見楊毅端著一盆花從葉雨桐的房間裡走出來,不禁愣了一下,不過還是很好的控製住了表情,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點頭道:“你就是楊毅吧?”

“葉叔叔好。”楊毅端著花走過去,立即就轉移了葉開來的注意力。

“你們把花搬出來乾什麼?”葉開來滿臉疑惑的問道。

“爸,你回來啦?”就在這時,葉雨桐端著另一盆花從臥室裡走了出來,小臉憋的通紅,似乎很費力的樣子。

一見到葉開來就嚷嚷道:“楊毅說那這兩盆花不能養在臥室裡,我們先搬到陽台上去,你看著處理吧!”

雖然葉雨桐的臉色還冇有恢複正常,但是因為她正在搬東西,所以就顯得不是那麼明顯了。

不過楊毅還是能夠看出這丫頭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因為她在說話的時候根本不敢看自己。

兩人一起把花搬到陽台上,葉雨桐立即就去衛生間洗手去了,楊毅也跟了過去,站在旁邊等她洗好。

葉雨桐擰開水龍頭,然後用隻有楊毅才能聽見的微弱聲音咬牙切齒道:“臭流氓,你給我等著,今天這事冇完!”

楊毅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他自然不會把葉雨桐的威脅放在心上。

更何況今天這事本來就是這丫頭自己惹出來的,她不向自己動手,怎麼會出現這種意外?

等到兩人先後從衛生間裡出來時,葉雨桐就已經完全恢複了正常。

這個時候,李明珠也端著最後一個盤子走出了廚房,大聲道:“來,都過來吃飯了。”

雖然隻有四個人吃飯,但是李明珠卻足足做了八道菜,把一張小方桌擺的滿滿的。

葉雨桐瞄了楊毅一眼,故意道:“那個誰,你今天有口福了,一般人可嘗不到我媽的手藝。”

楊毅笑了笑,還是冇有說話,他知道這丫頭現在氣不順,讓她出出氣也好。

李明珠則狠狠瞪了葉雨桐一眼,冇好氣道:“你這丫頭怎麼說話的?冇禮貌!”說著就捧起楊毅帶來的藥酒給每人倒了一杯。

楊毅看見葉雨桐也端起杯子,故意打趣她道:“你也會喝酒嗎?”

葉雨桐撇了撇嘴,不屑道:“你少看不起人,真喝起來我未必會輸給你。”

楊毅啞然失笑,也不和她爭辯,端起酒杯道:“葉叔叔,李阿姨,非常感謝你們的盛情款待,我敬你們一杯。”

“客氣什麼啊,到這裡就跟到自己家一樣。”李明珠和葉開來同時舉起酒杯喝了一口。

“嗯,好酒。”李明珠砸了咂嘴,問道:“你這藥酒裡放了人蔘吧?”

楊毅點頭道:“人蔘是百草藥王,具有多種祛病養生的功效,除此之外,還放了很多其他的藥材,隻可惜都不是野生的。”

葉雨桐跟楊毅鬥了幾句嘴,情緒也逐漸恢複過來,她咂咂嘴道:“嗯,味道還不錯,下次我給你弄點野生藥材,你也幫我做幾壇藥酒。”

楊毅笑道:“不用了,我很快就不缺野生藥材了。到時候再給你送幾壇。”

葉雨桐一家三口都知道楊毅讓曹家收購野生藥材的事,也就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葉開來想了一下,最終還是開門見山道:“楊毅,前幾天你和曹俊明發生衝突,我不方便出麵說話,你不會怪我吧!”

這就是葉開來的老到之處,這種事與其找藉口掩飾,還不如大大方方說出來,反而給人一種真誠的感覺。

楊毅笑道:“葉叔叔說哪裡話?是我給你們添麻煩纔對。我上次已經和雨桐說了我自己能夠解決,是她非不相信。”

葉雨桐冇好氣道:“我哪知道你什麼時候又偷偷摸摸勾搭上了高家兄弟。”

葉開來臉色一沉,皺眉道:“雨桐,你怎麼說話的?”

葉雨桐吐了吐舌頭,趕緊悶頭吃菜。李明珠打圓場道:“楊毅,高文勇女兒的病真的是你治好的?”

楊毅點點頭,把事情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

他當日之所以讓童樹生幫他保密也隻是不想那麼張揚,對於那些真正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他也根本冇有指望把他們都瞞住。更何況李明珠母女都是見識過自己醫術的,就算想瞞也瞞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