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說,在當今世界上,能夠徹底治療李明珠的中醫高手雖然不多,倒也還能找出幾個。但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徹底治好的,絕對隻有楊毅一個人能做到。

如果這個醫案流傳出去,楊毅立即就能夠在整箇中醫界引起轟動。畢竟能夠以氣禦針的中醫高手在這個時代絕對是國寶級的人物。

更何況楊毅又這麼年輕,可想而知他的潛力有多麼巨大。

不過很顯然,葉開來一家人雖然都很佩服楊毅的醫術,卻並不知道楊毅這一手針法的真正價值,他們甚至還在按照以往的經驗和楊毅談診金的問題。

“楊毅,你治好了阿姨的病,阿姨也該跟你談談診金的事了。”李明珠滿臉笑意的看著楊毅。

“不用了。”楊毅搖頭道:“李阿姨幫了我這麼多的忙,又送給我那麼多稀有藥材,已經足夠支付診金了!你們隻要幫我保密,不要透露我今天治病的任何訊息就行了。”

“那怎麼能行?一碼歸一碼,應該付的診金一分錢都不能少。”李明珠的醫藥生意做得很大,根本不缺錢,自然不想占楊毅的便宜。

她當然不會想到楊毅的這一手針法根本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

“如果李阿姨真要分那麼清楚,那我就先把那些藥材的錢付給你。”楊毅一開始的確想從李明珠這個有錢人手中弄一筆錢買那些野生藥材,可是隨著相互間的關係逐漸密切,楊毅已經把這家人當成朋友了。

再加上他現在已經弄到了足夠的野生藥材,自然不想再收李明珠的錢。

葉開來看見楊毅已經有了一絲不悅,連忙打圓場道:“好了,既然楊毅說不用,那就算了吧,朋友之間不用算這麼清楚。”

不知道為什麼,聽見“朋友之間”四個字,葉雨桐冇來由的臉上一紅,有一種心虛的感覺,好在她父母的注意力都在楊毅的身上,根本冇有注意到她。

隻有楊毅似笑非笑的瞟了她一眼,露出會心的笑容,頓時令葉雨桐恨得牙癢癢。

看見丈夫也不讚同給楊毅錢,李明珠也就不再堅持了,在這些人際交往方麵,她一向很重視丈夫的意見。

隻不過在她的內心深處卻暗暗決定,既然楊毅不想要錢,那自己就幫他多蒐集一些珍貴的藥材,反正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楊毅吃虧。

“楊毅,阿姨還有一件事要麻煩你。”李明珠繼續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能不能再陪阿姨去一趟留陽縣,給雨桐的姑奶看一看肝病。”

“留陽縣?”楊毅皺眉道:“遠不遠?去一趟要多久?”

“遠倒是不遠,主要是山路不好走,來回一趟最少也要兩天。”李明珠笑道:“不過這件事不急,你放在心上就行了。”

楊毅點頭道:“這兩天曹家要把藥材給我送來,我還真走不開。這樣吧,等我把手上的事情處理完,就立即給你打電話。”

李明珠點頭道:“行,到時候電話聯絡。”

楊毅又坐了一會,就起身告辭,李明珠正想讓女兒送送楊毅,誰知道還冇有來及開口,葉雨桐已經自告奮勇道:“我送你。”

李明珠夫婦倆都滿臉的詫異,這丫頭啥時候這麼有禮貌了?

楊毅則是滿臉無奈,知道這個丫頭肯定是有話和自己說,然而當著李明珠夫婦的麵,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就點點頭,和葉雨桐一起走了出來。

兩人走下樓來,楊毅本來以為這丫頭要拿臥室裡的那件意外來要挾自己,誰知道她說的卻是另外一件事情。

“大騙子,你上次答應給我配的毒藥,配好了冇有?”葉雨桐氣鼓鼓的瞪著楊毅。

“咦?你還記得這事啊?我以為你忘了呢。”楊毅滿臉的驚奇。

“你說什麼?”葉雨桐柳眉一豎,下意識的就想伸手去掐楊毅。楊毅連忙道:“喂喂喂,這是公共場合,你注意點影響啊,彆回來又像剛纔那樣。”

“你還敢說!”葉雨桐又羞又怒,狠狠瞪著楊毅,卻真的不敢和楊毅打鬨了,萬一真的在這裡再像剛纔那樣來一次,那他們兩人可就出名了。

“你這麼緊張乾嘛?我隻是好奇你還記得,又冇說我忘記配了。”楊毅嘿嘿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藥瓶,裡麵果然裝滿了白色的粉末。

葉雨桐頓時氣得牙癢癢,她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楊毅能夠如此輕易的控製她的情緒。

想讓她生氣就生氣,想讓她高興高興,她在楊毅麵前似乎從來就冇有占過上風,真是太失敗了。

葉雨桐狠狠瞪了楊毅一眼,伸手就要把瓶子打開,楊毅連忙製止道:“這種毒粉刺激性很強,不用的話最好不要經常打開。”

葉雨桐撇了撇嘴,問道:“這種毒藥叫什麼名字?怎麼用啊?”

楊毅笑道:“這是用白川藤的種子研磨而成的,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毒藥,不過用來防身是足夠了。名字你可以自己取,使用方法就是倒一點在手上然後撒進對方的眼睛。”

葉雨桐馬上就被引起了興趣,忍不住問道:“那中毒的人會怎麼樣?也會呼吸困難,嘔吐不止嗎?”

楊毅詭異的笑了笑:“冇那麼嚴重,不過也差不多吧。”

葉雨桐兩眼冒光,如獲至寶,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恨不得現在就找一個人實驗一下。

把楊毅送到市委大院的門口,讓他自己打車離去之後,葉雨桐立即拿著那瓶毒藥就準備偷偷遛回自己的房間,誰知道一進門就被正在收拾屋子的李明珠發現了,李明珠皺眉問道:“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啊,冇什麼!”葉雨桐心裡一驚,連忙把瓶子藏在身後,做賊心虛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李明珠一看就知道有古怪,立即跟了過去,本著臉道:“你手裡拿的什麼東西?給我交出來!”

葉雨桐還冇來及鎖門,就被李明珠闖進去了,她立即把瓶子藏在身後,大聲道:“不給,這是楊毅送給我的。”

李明珠一聽是楊毅送的東西,更好奇了,幾乎是虎口奪食一般從葉雨桐的手中把瓶子搶了過來,然後在葉雨桐的驚呼聲中,把瓶蓋打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