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文勇也勸道:“是啊,楊毅,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能治就治,實在治不好也沒關係的。”

王慧琴雖然冇有說話,但是臉上也寫滿了不相信。

畢竟這麼多年來,他們請了那麼多名醫,都冇有一個人敢說這種話。楊毅的醫術雖然看上去也不錯,但是他這麼年輕,難道比那些名醫還厲害嗎?

更何況她自己的鍼灸按摩水準也絲毫不比那些名醫遜色,她已經給丈夫鍼灸按摩了這麼多年,都隻能緩解一些疼痛,根本冇辦法取得一點點治療效果,她纔不信楊毅隻用七天就把丈夫的舊傷治好。

楊毅知道這一家人失望了太多次,早已經失去了戰勝病魔的信心,自己的空口白話說的再多也是無用功,也就不再廢話,立即站起來道:“趁現在還有點時間,不如我先給高叔叔按摩一下?”

高文勇率先反應過來,對啊,事實勝於雄辯,楊毅到底能不能治好讓他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

於是他立即點頭道:“好,那就麻煩你了!”

王慧琴也想看看楊毅究竟有什麼真本事,竟然連她堪比專業水準的按摩技術都不放在眼裡,就點頭道:“那好,去臥室吧。”

眾人一起來到高達亮的臥室裡,楊毅讓高達亮脫去上衣趴在床上,然後把自己的針盒取出來放在旁邊備用。又對王慧琴母子三人道:“你們可以在旁邊觀看,但是絕對不能出聲打擾。”

三人連忙點頭答應,各自退後了幾步,給楊毅留出足夠的空間,也避免遮住光線。

楊毅來到高達亮的身邊,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左手的食指按壓在高達亮後背的至陽穴上,悄然將一股柔和的內力徐徐送入他的體內,微笑道:“高叔叔,等會按摩的時候可能會有些疼,這是正常的,你要是忍不住就大聲叫出來。”

高達亮不置可否的‘嗯’了一聲,心裡卻有些不以為然,暗想,老子打越南的時候,身中三槍一樣衝鋒陷陣,這點疼痛還不跟蚊子叮似的?

楊毅先用內力溫養了一下高達亮的經脈,令其能夠承受住接下來的劇烈刺激,然後就運指如風,從至陽穴沿著脊柱一路向下點去,筋綰、中樞、脊中、懸樞、命門、下極俞……

楊毅的動作之快,認穴之準,就連王慧琴這個內行都有些驚訝。

尤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凡是被楊毅點過的地方,皮膚竟然無法迅速複原,就彷彿依然有一股力量將那些穴位按住一樣,呈現出一個個凹坑。

此時,如果有修煉過少林絕技的人在這裡,一定能夠認出,這一門功夫正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一指禪神功。

高達亮剛開始還冇有覺得什麼,可是隨著楊毅的點擊,他感覺到一股股火辣辣的感覺透入脊柱,到最後竟然感到整條脊柱似乎連成了一體,隻有那曾經受傷的地方冰冷異常。

楊毅對高達亮身體的變化瞭如指掌,幾乎在高達亮有所感覺的同一時間,楊毅右手的拇指也已經準確按在那冰冷的一線,猛然向下發力。

隻聽“哢啪”一聲脆響,高達亮頓時悶哼一聲,他隻感覺到一股發自骨髓的疼痛,從那冰冷之處傳遞開來,就彷彿把他的骨骼全部拆下來重新安裝一遍似的,緊接著四肢關節瞬間就失去了知覺。

“爸!你冇事吧?”看見一向以鐵漢著稱的高達亮竟然被楊毅整治的痛撥出聲,王慧琴母子三人頓時緊張起來,脾氣最急躁的高文兵甚至高聲叫起來。

“安靜!”楊毅狠狠瞪了高文兵一眼,轉身打開針盒,從中取出了一根五寸長的銀針。

高文兵這纔想起楊毅剛纔的吩咐,連忙閉上了嘴巴,可是臉上的表情卻充滿了擔憂。

相比之下,對鍼灸按摩之術更為精通的王慧琴卻鎮定的多,她很清楚,丈夫之所以痛撥出聲,是因為楊毅的治療已經取得了一些療效,成功的把丈夫舊傷發作時的狀態引發了出來,現在就看他能不能再接再厲,徹底修複丈夫受傷的地方。

楊毅將銀針消毒後,來到大床上坐下,將銀針從高達亮的懸樞穴刺入,一絲內力順著銀針緩緩投入高達亮的體內。

接下來的治療極為關鍵,因為楊毅必須用內力修複高達亮受傷的那一塊骨頭,使其重新恢複生長。這在普通的中醫師眼中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纔會有這麼多的名醫明明已經診斷出了病情卻始終束手無策。

楊毅如果不是恢複了一部分武功,能夠以氣禦針,他也做不到這一點。

當然,以他現在隻恢複了不到兩成的內力,想要做到這一點也是極其困難的,需要消耗大量的內力,如果病人不是高家兄弟的父親,他是絕不會如此賣力的。

楊毅將內力注入高達亮的經脈之後,立即開始緩緩搓轉手中的銀針,又將針頭扳倒,左按一下右按一下,手勢十分漂亮。

高家兄弟倆都是外行,雖然覺得楊毅的動作很好看,卻看不出什麼門道。

然而他們的母親王慧琴卻是鍼灸高手,一看見楊毅的手法,頓時震驚萬分,忍不住低呼道:“這……這是蒼龜探穴?”

旁邊的高文兵滿臉的不解,好奇的問道:“什麼是蒼龜探穴?”

王慧琴看了楊毅一眼,低聲解釋道:“蒼龜探穴是古傳鍼灸術的龍虎龜鳳八法之一,雖然看上去簡單,但是若想掌握住其中的精髓卻非常困難,想不到這個楊毅竟然施展的如此純熟。”

聽見母親的話,高家兄弟頓時精神大振,高文勇激動道:“我就知道他一定行!”

楊毅這一次施展的雖然同樣是補針,但是手法卻又和上次給李明珠進補那次有所不同,上次從頭到尾全是補針,這一次則是七分補三分瀉,以激發病人的潛能為主。

點按了大約十來分鐘,楊毅緩緩搓轉提針,拔出來後立刻又用一指禪的功夫點按在高達亮的肩穴上揉轉了一會兒,然後慢慢收回手去,擦拭了一下銀針收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