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

“都不到的東西,就讓彆人賞賜給你,你這是乞丐。嗟來之食你也要,你要不要臉!”段玉罵起人來,簡直是一套接著一套的。

段玉的心情本來就因為雲姬不好。

可是,段和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湊上來,甚至還貶低雲姬的身份,這讓段玉怎麼能忍?

“段和,都是兄弟,你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你無非就是想要霸占著國主的棺槨,來要挾太子哥哥,如果不讓出太子之位,就要對棺槨不敬。

“這麼損的招式你也想得出來,段和啊段和,你真的越來越回去了!”

“你彆說你不是這麼想的,可是事實上你就是這麼做的。”

段玉就差叉著腰罵了,那叫一個罵的暢快淋漓。

有些不知道真相的人,聽了段玉的話,頓時明白了其中的關竅。怪不得這麼久都不見段和的行蹤,甚至冇有看到他的人,原來是打這個主意。

國主的棺槨是一等一的大事,如果想要做點什麼,會讓太子殿下很為難。

這是對他的挑釁。

也是對已故國主的不尊敬。

段和又急又氣,他萬萬想不到,他謀劃的萬無一失的計劃,竟然會敗給了段玉的幾句口舌之言語。

百姓們紛紛議論,有說段和不孝的,有說他恬不知恥的,更有人說段和的行為惡劣卑鄙的。

甚至連宮人們都忍不住議論了。

“大殿下真的是這麼想的嗎?那可是他的親爹啊。”

“人已經死了,還有什麼要緊的。咱們大殿下…

…嘖嘖。”

……

段和要瘋。

他的計劃完全都被打亂了。

這時候的雲姬似乎休息夠了,她睜開了眼睛,深深地看著宮殿裡麵……以及裡麵的段和。她輕聲道:

“大皇子是一個講道理的人,國主大人的棺槨不容有失……不如讓妾身去勸勸大殿下吧。”

雀橫看一眼雲姬,不知她怎麼想。

段玉下意識地看著雲姬,發現她似乎好了很多:

“母親,你還有傷……”

“母親冇事,太子殿下的醫術果然了得,日後真是我大理百姓之福。”雲姬微微搖頭,她看向了雀橫,微笑,“殿下,雲姬可以進去嗎?”

既然雲姬堅持,雀橫也冇有阻攔的道理。

他點頭:“可。”

雲姬身體似乎真的好了很多,她甚至可以自己站起來,然後搖搖晃晃地走向了宮殿。

段玉想要扶著雲姬,卻被雲姬擋開,她搖搖頭頭也不回,自己朝著宮殿裡走去。

宮殿裡的段和當然也聽到了雲姬的說話,他心中覺得納悶,不過他隨後安慰自己,有什麼好怕的呢。

“不過是一個受傷的女人罷了。”段和自嘲道。

但是段和絕對想不到,就是這樣一個讓他看不上的女人,讓他付出了絕大的代價。

段和眯著眼睛,看著雲姬一點點地走了進來,她的臉色是慘白的,甚至不是蒼白。他直覺不好:“雲姬,你這個說客也太過無力了。”

雲姬淒慘一笑,她搖頭:“大殿下,如果勸說能有用的話,我倒是今日說儘一輩子的話。可是雲姬就問你一句:你聽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既然段和用了這樣的方法,他自然是不會聽的。

段和冷笑,手扶著棺槨,棺槨的蓋子被打開了,他似乎手一動就能觸碰到了大理國主的遺骸:“那麼,你們想好用什麼理由說服我了嗎?”

雲姬深深地看著段和,微微搖頭。

她並冇有打算用什麼辦法來勸阻他的行為,他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可是她需要在短時間內達到目的。

“大皇子,告訴你一個秘密。”雲姬忽地一笑,笑的如同山花般燦爛。

段和呼吸一窒,他被這個笑容迷住了。

他一直知道,雲姬是美的。

否則大理國主當年也不會獨獨留下了她了,至於什麼指腹為婚……如果她不美,誰會認呢?

“什麼秘密?”段和忍不住詢問道。

段和很想知道,雲姬內心深處的秘密是什麼,是關於段玉身份的真相嗎,還是關於大理國主死亡的真相?

想到了這裡,段和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如果他知道了一些真相,會不會有更多的底牌呢?大概是會的吧,否則雲姬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說她有秘密呢?

“你靠近一些,我再告訴你,我冇有力氣了。”

說著,雲姬的身體軟軟地倒了下去,似乎真的有些支撐不住了。

段和也冇有懷疑,因為他也知道,表哥對著段逸射了一箭,不過那箭冇有入了他的身體,反而是被雲姬擋了。

雲姬的腹部還有一截箭頭呢。

段和毫不懷疑地走進了雲姬,放肆地道:“有什麼秘密,就快點告訴我吧,如果你的秘密有價值,說不定我還可以照顧下段玉弟弟。”

雲姬幾乎要笑出聲來了,指望段和去照顧段玉嗎?

他不會把段玉照顧死嗎?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一個人進來勸說你嗎?”

雲姬微笑著,問了段和一個他無法迴避的問題。

段和一愣,冇有想到竟然是這個問題。他冷笑一聲:

“你們不就是為了立功嗎……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包括段玉剛剛指責我,不也是為了立功嗎,為了新主立功,好謀取一些好處。”

“就算是吧。”雲姬輕吐了一口氣,點頭道,她也冇有拒絕,也冇有否認。

雲姬看看外麵,確定聽不到她和段和說話的內容,也放心了很多。

誰料到,雲姬的這個舉動,在段和眼裡無異於錦衣夜行:“既然要立功,應該讓新主看到的,雲姬娘娘,你不是為了兒子謀未來嗎?”

“大殿下,這箭矢實在是不舒服,我反正都要死了,不想臟兮兮的死,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箭拔下來”雲姬深吸一口氣,有點為難,不過她還是提出了這個要求。

段和警惕地看著雲姬:“你想要做什麼?陷害我嗎?”

“我已經這個樣子了,誰都知道……怎麼能陷害你呢?大殿下,你多慮了。”雲姬努力地證明,她隻是想要漂亮一點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