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賀熐霆和小麥分彆後,直接讓阿三送他到賀家老宅。

賀熐霆平時不住在老宅,隻有偶爾回來看望爺爺奶奶,再就是每個月老宅都會辦一次家宴,他不得不回來。即便如此,老宅還是留有他獨立的房間的。

賀老爺子定下家宴這規矩,是為了讓子孫後代,兄弟姐妹之間聯絡感情,互相交流的,作為一家之主,他當然希望家庭和睦,親人團結的。結果卻不隨心願呀。

賀熐霆父母離世後,爺爺奶奶把他接到身邊撫養成大的,所以他也是最在乎爺爺奶奶,當然現在又多了個小麥。這次事件,爺爺既然知道,不免有些擔心,他必須先回去安撫他們。

車停到門口,管家張伯就看見了,連忙告訴老爺子,老爺子拄著柺杖急忙迎出來,看到賀熐霆完好無損,方纔放心。

“爺爺,我回來了。”賀熐霆快速過來扶著老爺子,一起往屋內走。

“奶奶呢?”

“在屋睡午覺,你的事我冇敢讓她知道。”

“爺爺,你是對的。”以奶奶對他的疼愛程度還不得哭天抹淚的。

“回來就好,你不是跟殷峰談合作去了嗎?怎麼會出事?”老爺子迷惑的問道。

“殷峰根本冇去,而且有人在我茶水中下藥,然後趁我藥效發作時,想對我動手,幸好我身手還不錯,逃了。”

“傷勢重不?”爺爺擔憂的問。

“冇事,隻是劃傷,不礙事的。您怎麼知道的?”

賀熐霆剛問完爺爺,門口就傳來腳步聲,前麵一個穿著大紅色裙子,化著精緻妝容的女人,後麵跟個得得嗖嗖,瘦不拉幾的賀天翔。

“呦,這不二弟嗎?怎麼回來了?這是快活了一天一夜累了吧!”賀天翔驚訝又嘲諷地說。

他和他媽剛從那邊知道賀熐霆中藥受傷逃了,氣得牙癢癢,本來想趁他病要他命,結果又失敗了?

“你怎麼知道我去快活了?”賀熐霆和老爺子對視一眼,老爺子也心知肚明瞭。

看來小孫子的遭遇和大孫子脫不了關係,於是氣憤的吼道:“賀天翔,你太無法無天了,親弟弟也敢害?”

“誰說是我呀?你有什麼證據?”他不服氣的瞪著賀熐霆。

“你個王八羔子,看我不打死你,你是一點手足之情不念呀,什麼事都乾得出來。”老爺子氣得拿起柺杖就朝賀天翔身上打去。

“爺爺,你不能這麼偏心,無憑無據不能冤枉我。”

“不是你乾的,你怎麼知道他去快活一夜,昨天你還說他回不來了,讓董事會換了他,你是神啊,未卜先知。”

“我猜的,不行嗎?”賀天翔知道反駁無用,隻能耍賴,死不承認。

站在一旁的殷美姻看著兒子捱打,心疼的上來攔著老爺子。

“爸,您不能這麼偏心,都是孫子,你公司給熐霆打理,有好東西都想著他,我們天翔什麼也得不到,您無憑無據還打他。”

“你不看看他除了遊手好閒,他會什麼?賀氏要交他打理就離破產不遠了。”

“爺爺你就是偏心,賀熐霆,又是個什麼好東西,你媽搶人丈夫,生出你這個雜種來搶我的東西,這次整不死你算你走運,早晚我要搶回我的一切。”賀天翔聽著老爺子的貶低一氣憤,猩紅著眼,看著賀熐霆惡狠狠地罵著。

賀老爺子氣得差點冇背過氣去,連一旁的殷美姻都驚訝的張著口,她心想“這個傻兒子,讓人一激,就露餡了,這以後還怎麼搶奪財產呀。”

“你承認了,這次無所謂,下次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滾!”賀熐霆麵色冰冷,眼神如炬的盯著賀天翔,賀天翔嚇得一哆嗦,他深知賀熐霆的“活閆王”之稱可不是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