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到赤焰海的第一天就被離宮裡的侍衛吃了豆腐,雖說被男人占便宜這件事說出來不好聽,但是子洋卻冇有半點生氣的感覺,反而自顧自沉浸在夜晚宮牆下與侍衛相遇那一幕而喜不自勝。

不對,嚴格來說不是侍衛吃我豆腐,那明明就是我這個老阿姨占了人家小鮮肉的便宜。

這一夜,子洋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反側,也不知是換了床不習慣,還是昨晚的豔遇使人太興奮,總之幾乎一夜未眠。

翌日清晨,子洋早早就起床,梳妝好便急匆匆走出寢殿門。子洋如此種種其實是有點私心的,她想出去轉轉看看還能不能再遇到昨晚那個侍衛。

赤焰海的天氣真的很好,晴空萬裡,橙紅色的雲彩不分朝夕的掛在天邊,抬頭一望就是一片片不同飽和度的橙粉色雲朵,很少有女人能不愛這樣的天空。

水月澤的天空是白藍色的,因為是水係星族,所以三天兩頭下雨,是為長夏季節。而赤焰海的氣候幾乎全年乾燥舒爽,類似於全年都是秋天。

正當子洋望著天空出神之時,遠處翩然走來一位男仙君。

此仙姿態閒雅,英氣中透著絲絲禪儒,棱角分明的臉龐冷峻不食人間煙火,鑽石般的眼眸裡閃爍著睥睨萬物的神彩。

子洋又一次看愣住了,見那仙神已然走進,忙的收回眼神,臉頰頓時泛起琉璃紅,轉身即走,生怕該仙與自己麵對麵碰上,那樣自己剛纔花癡的樣子豈不是難為情

lus了。

其實子洋並冇有花癡。

見到人海裡與眾不同的人,論誰都會多看幾眼,無論男女,也無論同性還是異性。人都有好奇和愛好美好事物的心理。子洋在大街上看到美女也會目不轉睛盯著人家看,冇看夠或者冇看仔細,還會回頭再瞅幾眼。冇辦法,就是愛看美女帥哥。

假如子洋真是個見一個愛一個的水性楊花的女人,也斷不至於擁有美成人間富貴花的長相,卻34歲了還單身著。

“這位仙子請留步,請問您可是水月澤海洋之神子洋上仙?”

此仙君都已經開口跟自己搭話了,子洋也不好繼續向前走,隻能回頭頷首作揖,跟對方回個禮數。

“是的仙君,正是子洋。”

“早就聽說水月澤有一位天界第一神顏的仙子,是司管海洋的上神,冇想到今日有幸一見,上神果然如傳說中那樣美的震霆太虛。”

“過獎了仙君。”

子洋心裡想的是:這也太誇張了,我美我承認,但也不至於美到這種程度吧?”

“上神不必自謙,您的顏值神話在太虛已經神儘皆知,子洋上神更是水月澤鎮族之寶級彆的仙子。”

不過子洋長的確實像全智賢和孫藝珍的結合體,這種顏值確實是全宇宙無敵了。這麼看,該仙君說的倒也冇錯,畢竟神仙們也不瞎,美不美他們還是能區分出來的。

“嗬嗬,好吧...請問,仙君您是?”

子洋想趕快轉移話題,這個把自己誇上天的話題實在太尷尬了。

“吾乃赤焰海德烈將軍之子邶炎上神,見過仙子。”

“哦,原來是赤焰海戰神啊,幸會幸會。”

如此,子洋在赤焰海算是認識到了火族的第一位有影響力的大人物。

跟邶炎拜彆後,子洋也乏了,想回寢宮稍作休息,晚些時候就要陪公主去參加離尊的歡迎晚宴了,自己昨晚本就冇睡好,要抓緊時間休息。

雖說自己知道自己是凡人,但畢竟外人不知道。在眾仙眼裡,出現在他們麵前的就是子洋上神。所以自己一會兒無論精神狀態還是言行舉止,都不能給子洋仙子丟臉。

為了晚上的接見晚宴,整個離宮上下都忙活的不亦樂乎,看起來真的有要迎娶尊後的架勢。

潤琪公主對此也很是滿意,臉上露出頗為傲氣的神色。作為水月澤的第一公主,也是水族唯一的公主,她確實有驕橫的資本。

赤焰海離宮上上下下忙的不可開交,而水月澤的仙侍們則一個個閒的發慌。這一天隻等晚上這頓宴請。結束後,除了公主近身的兩名仙侍漁雪和癸靈外,其他水月澤的神仙們都要回到水族去。

屆時,大家就都解放了,包括子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