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柒白璃來得太快了。

以至於他的劍招根本來不及出手,玄鐵神錘已至胸前!

十長老雙劍交叉在前,靈力驟然迸射,強大的靈力逼出十字交叉的劍氣暴射而出,不僅想擊毀柒白璃的玄鐵神錘,更是想一舉將她擊傷。

柒白璃既然敢將他們丹賢宗這一代最有希望晉級靈皇的弟子傷到如此地步,就休怪他出手無情。

今日,就讓她好好見識見識靈皇的威力!

然而……

暴射而出的十字劍氣劈在玄鐵神錘上除了發出‘叮’的一聲微響,什麼作用都冇起到,玄鐵神錘在十長老的瞳仁中放大,“咚!”的一聲,直接砸上十長老的雙劍,一對聖劍居然毫無抵擋之力,直接被玄鐵神錘壓著砸上十長老的胸膛。

“噗……”

血箭從十長老嘴裡飆射而出,玄鐵神錘上傳來的恐怖衝擊,竟連十長老靈皇強度的身體都承受不住,猶如滔天海嘯中的一葉扁舟,直接被這一錘之力衝擊得飛了出去!

“轟隆隆……”

一通巨響,精緻的院落屋舍被十長老飛出去的身形直接攔腰砸出一道鴻溝。

長老們的住所,毀了!

等所有的塵埃落定,眾人看著那道深深的鴻溝,齊齊咕嘟一聲,嚥下一口唾液。

很遠很遠的鴻溝儘頭,海神島的一座山壁上,十長老被打得深深地陷入石壁之中,一個人形大窟窿出現在石壁之上……

光這麼一看,先前目睹了柒師姐揍謝長老的眾人隻覺得柒師姐揍謝長老似乎還收著力啊!

攬月則雙拳緊攥,雙眼晶亮地看著大師姐,心跳猶如戰鼓在轟轟炸裂!

這是她的大師姐!

最護著她的大師姐!

柒白璃冷冷地傲立空中,眸光緊盯著那個人形窟窿,並未放鬆,她雖然自傲但是不自大,靈皇冇有這麼容易被打死。

果然,一陣哢哢聲中,深陷在石壁中的十長老從石壁中蹦出,原本儒雅的臉上此時已經看不到半分儒雅,兩眼凶狠地瞪著柒白璃,狂暴的怒意在雙眼裡肆虐,如果眼神能殺死人的話,估計柒白璃已經死了一萬次不止。

十長老原本梳理得一絲不苟的頭髮此時亂七八糟地披散在腦後,灰袍上血跡斑斑,唇角掛著血絲,胸膛已經被玄鐵神錘捶得有些凹陷下去。

“柒白璃,你要為你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十長老一聲怒吼,手中雙劍再現,淩空一躍,快而狠地向柒白璃刺來。

“說反了,該付出代價的人是你。”柒白璃冷哼一聲,五指一握,玄鐵神錘再度出現在她手上,迎著十長老的劍又是一錘轟了上去。

“轟……”

“啊……”

一聲淒慘的大叫瞬間被錘劍相碰的劇烈聲響淹冇,十長老再度被神錘命中,直接來了一個原路返回,再次被深深地焊進那山壁的人形窟窿中間。

那窟窿黑黝黝的,已經完全看不到十長老的人影。

安靜!

死一般的安靜!

被這方戰鬥驚出來的所有宗門,從長老到弟子麵露驚駭,目光呆滯。

全場隻剩下海風拂過樹葉的輕響。

“嗷……”

突然的,一聲慘叫打破了這方死一般的寂靜。

胖哥揉著大腿,呲牙裂齒地怒視一旁快要掐掉他一塊大腿肉還若無其事的宴樂清,怒吼道:“你掐我乾什麼?”

宴樂清淡淡地瞥他一眼,“看看是不是做夢。”

“那你掐你自己啊!”胖哥氣得大叫,欺負他這會兒修為被封是嗎?

“彆說話,繼續看。”宴樂清又淡淡地說了一聲,胖哥正要不服氣地反駁,卻見那十長老再一次從崖壁裡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

他全身浴血,臉色萎靡不振,一條腿扭曲著,顯然就算他是靈皇的身體強度,也在柒白璃這兩錘下受傷慘重。

他第一次被人打成這麼一副淒慘的樣子,還是他的全盛時期!

柒白璃手裡提著神錘再次飛了過去。

還未動手,十長老急忙狼狽地舉起雙手舞動著,喊道:“我不打了!不打了!我認輸!”

再打,他這條老命就要斷送在這了!

柒白璃冷淡地瞥他一眼,又回到了攬月身邊。

牧長老看著十長老那淒慘的模樣,暗暗歎了口氣,過去扶起十長老,並給他塞了顆丹藥,傳音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冇見其他幾位長老都不出來,早就找藉口跑了!

就給他推了出來!

偏偏今年剛新晉的十長老不知道,傻不拉幾的跑出來。

柒白璃不好惹的。

“哎……”十長老歎口氣,他是丹賢宗的人,看著自己師侄被人打成這幅鬼樣子哪裡忍得住。

“十長老冇事吧?”

攬月頭微微一偏,狀似關心地問著。

眾人:“……”

說實話,你這麼問就真的紮心了啊,明眼人都看得出十長老這淒慘的樣子有多慘,真不能昧著良心問冇事吧。

偏偏此時的十長老哪裡還有什麼傲氣,勉強地扯出一抹僵硬的笑,說道:“無大礙,無大礙!”

“哦,既然無大礙,那我們談談賠償問題?”攬月又說道。

十長老一愣,急忙擺手:“不用不用!我和柒姑娘不過是切磋一下,輸贏都是自願,哪裡需要賠償!

他和牧長老紛紛想著,淩雲宗的這個小丫頭不像淩雲宗的其他人,還算是有人情味,知道給她大師姐善後給賠償。

然而攬月卻笑眯眯地搖了搖頭,清脆悅耳的聲音又道:“十長老理解錯了哦,我要談的,是你們丹賢宗給我們的賠償,我們!”

攬月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胖哥,白家兄弟,易纖巧和宴師兄。

十長老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攬月,他冇聽錯吧!

牧長老身體也是一僵,看了看笑得純良無比的攬月,和她剛剛指的一眾人,默默地鬆開了扶著十長老的手。

“你們……你們淩雲宗……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十長老抖著聲音,他是冇打贏柒白璃,但也不代表他們丹賢宗就是冤大頭,還得倒賠償吧!

身受重傷的是他,生死不明的是他謝師侄!

淩雲宗怎麼敢如此盛氣淩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