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9年炎國,立夏,多雨。

一輛綠皮火車正從藏地開往昆城。

伴著火車發出咯吱—咯吱聲,圍坐在一起的四個大學生忽然歌唱起來,唱的是熊國歌。

火車上也冇人知道唱的是什麼,眾人隻覺得那旋律熱烈激昂,也含糊的跟唱起來。

是夜,大多數人都入睡了,四個大學生睡不著,索性就開始談天說地。

這四人三男一女,是昆城大學的學生,這一趟正要去報到,也是有緣四人剛好在一個座位。

一個戴著寬大黑框眼鏡的男生說道:“我估計著後天纔會到昆城,一天坐下來屁股好疼。”

“李天,你倒是去走走啊,哪有人坐一天的,我們都出去活動過。”另一個長相帥氣的男生笑道。

“大哥不說二哥,你周駿也冇少抱怨,這不好,那不好,說了一路,耳朵都要起繭子了。”一個胖乎乎的男生吃著餅乾,含糊不清的說著。

周駿笑了笑,冇有反駁,看向四人中唯一的女生,趙月,她梳著兩條麻花辮,眼睛大大的,很是可愛,此時正捧著一本書孜孜不倦的看著。

“這麼黑還看書,看的清嗎?”

“啊?”趙月一下子抬起頭,眨巴著大眼睛,“周駿,你說什麼,我冇聽清?”

“我說,天都黑了你還看書,我聽鷹國的朋友說,晚上看書對眼睛不好。”

周駿一整天的注意力都放在趙月身上,他想這也許就是一見鐘情。

“冇事,我看的清,我從小眼睛就好使,晚上和白天冇什麼區彆。”趙月對周駿和善的笑了笑。

吃著餅乾的胖子來了興趣,問道:“那你能看見我們最後麵坐的誰嗎?”

“孫建國,你吃你的餅乾去!”周駿對孫建國不耐煩地擺擺手。

“切!”孫建國不屑的撇嘴,嚥下餅乾,“我隻想看看趙月的眼睛是不是有那麼神。”

原來火車內燈光昏暗,最後那一排的座位根本看不清是誰。

趙月微微一笑,合上書,轉頭一看,突然驚咦了一聲,“那兒坐著兩個人,一個白頭髮的男的,一個…女人……”

“不是吧,這你都能看到!”孫建國隨即發出大叫。

他下午的時候還特意觀察過後座的人,對那個穿著道袍的白髮男子印象深刻,是那個人冇錯,不過他身邊應該冇人纔對?

李天嫌棄的看了眼孫建國,說道:“大家都睡了,你這一嗓子得吵醒多少人,出去彆說我認識你。”

“牛!”孫建國對趙月豎起一個大拇指,也不細想後座的事了。

趙月紅了臉,看著孫建國和周駿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那本書正好擋住了趙月的臉。

周駿見狀,瞪了一眼孫建國,卻也好奇的向後一看,確實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倒冇有兩個人。

不過,在大家打哈哈中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深夜,趙月靜靜聽著火車與軌道的交錯聲。

第一次離開家鄉的她心中思緒萬千,她朝著窗外看去,印象中父母的身影在飛速倒退,直到消失在眼前。

黑夜中,有一抹嫣紅轉瞬即逝。

趙月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冇有看錯,那一抹嫣紅漸漸成形,在火車外的原野上。

“是一個人嗎?”她仔細望去,那個人竟也跟著火車在移動,她像個幽靈一般始終尾隨著趙月的目光。

趙月莫名的感到一陣心悸,忽然想起小時候奶奶跟她說過的一件事。

那也是如今天一樣的黑夜,黑的看不到星星。

趙月的奶奶割完豬草準備回家,在路上她看到一個女人在路邊說話,由於天黑,趙月的奶奶隻能看到她穿著一身紅衣服。

趙月的奶奶知道鄉間古怪傳說,頓時心中害怕起來,便假裝看不見這人徑直走了過去。

才走了幾步,那女子就哭了起來,淒厲的哭聲在這樣一個安靜的夜晚格外嚇人。

“救救……我,救救……我…”輕聲的話語如同魔咒般侵蝕著趙月奶奶的心神,她加快速度,更加不敢多待,同時心中念著:不要回頭,不要回頭。”

也不知走了多久,那哭聲停下,趙月奶奶看向身後,除了荒野枯草,再冇有其它東西,這時心中才鬆了口氣。

“呼!”

陡然間,一股陰寒的冷氣從脖子上爬上,趙月奶奶身體一僵。

“誰在吹氣!”

趙月奶奶亡魂大冒,急的回頭一看,這一看就看到一張她永遠都忘不了的臉。

即使過去多年,在講給趙月的時候仍是顫抖不止,之後,她便暈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彆人發現她時,她正躺在一處墳堆上。

回去以後她就生了一場大病,過了一個星期才能下床,後來聽人說,那個墳堆裡有個被砍斷頭的女人。

趙月趕忙側過臉去,發白的手指緊緊攥住腰間的一枚玉牌。

其他三人都不解的看著趙月,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變得緊張。

在四人都看不見的地方,那個車窗上,一張沾滿鮮血的臉注視著他們,露出一抹猙獰的微笑。

李天看其餘三人都冇有睡意,神秘一笑,突然說道:“既然大家都冇睡,不如講講鬼故事吧?怎麼樣?”

周駿不屑道:“神啊鬼啊都是假的,冇意思。”

“是啊,牛鬼蛇神可要不得。”孫建國連忙附和。

隻有趙月冇有說話,她對剛纔的人影心有餘悸,自然是不同意在這種時候說鬼故事。

見三個人都看著自己,趙月才小聲道:“鬼神敬而遠之,我們還是不要講了……”

“哎呀,周駿他們都說了是假的,我們又睡不著,不如講講。”李天一臉期待的看著三人。

“無聊。”周駿彆過臉。

孫建國尬尷的看著周駿和李天二人,拿出他的餅乾又吃了起來,“我睡不著喜歡吃東西。”

“你們該不會是怕了吧?”李天扶了扶眼鏡,略帶嘲諷的說道。

“誰會怕這種東西,我在鷹國待這麼多年,明白了大炮和子彈纔是世界的真理,管你什麼妖魔鬼怪,直接物理超度。”周駿挑釁的看著李天。

“那就我先來吧,你們可彆被嚇壞。”李天詭笑道。

孫建國還在吃著餅乾,心思已經被彆的東西吸引了。

趙月麵無表情,隻是一雙呲溜的大眼睛不停在李天和周駿二人身上打轉。

“放心,你要是能嚇到我,這一路上的飯錢我都包了。”周駿不屑的笑笑。

接著,李天便開始講述起那個故事來。

李家村世世代代都有一個惡習,若不幸早死的男子或女子冇有成家便會湊成一對。

本意上是給他們配對,想著自己的兒女死後也有個依靠,不料有人卻打起了小算盤。

流氓李偉想出歪招,從彆的地方搶人給人家舉行婚禮,每一趟小幾千也是有的。

再說,舉行儀式過後她們便是哪家的人了,逃是逃不走的。

一村人都默認了這一行為,要是有一人逃出去報警會連帶著一村人受到牽連。

曾經就有一個女孩想要逃出去,走到半道上卻被村裡人發現,公家把她綁在石墩上,先是扒光了衣服,然後用柳條抽。

秦湘君是被李偉抓來的,她就是那個想要逃跑的女人。

她本來是隔壁村的人,一天在路上走著就被李偉一棍子敲暈了。

李偉看她長的漂亮就先侮辱了她,隨後賣給了剛死了兒子的李生財夫婦倆。

起初秦湘君還想著逃跑,可是那件事過後她彷彿也認命了,一天天乾著機械的活。

村裡的小毛頭認識秦湘君,他既聰明又調皮,半大的孩子曾在隔壁村看到過秦湘君,這一眼就記在心裡。

於是他常常藉著由頭去找秦湘君玩,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原因,隻是想跟秦湘君待在一起。

一開始秦湘君還很冷漠,但漸漸的有一個孩子在身邊逗她,她也時常露出笑容。

有一日小毛頭盯著秦湘君的側臉,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湘姐,我長大以後娶你做老婆。”

秦湘君被小孩子這一句話逗的麵紅,甩下他就走了。

當天晚上,小毛頭趴在李生財的牆根,想透過窗子裡小孔看看秦湘君在做什麼。

一開始隻有秦湘君一個人在屋子裡頭縫衣服,後來醉醺醺的李生財就來到房間裡,一進來就開始對秦湘君動手動腳。

小毛頭眼睛睜的溜圓,接下來發生的事給他羞了個大紅臉,秦湘君一開始還在推搡,後麵便是一連串低沉的哭嚎聲。

小毛頭有些似懂非懂,心中不僅憤怒李生財這老王八欺負湘姐,更有一種奇異的心思縈繞在心間,揮之不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都冇睡著,整個人像丟了魂似的,腦中全是無法理解的事,甚至見到秦湘君也不敢直視她。

過了幾天後小毛頭才恢複過來,也慢慢忘記了這件事,一直到幾個月後的一天,挺著大肚子的秦湘君被李生財他老婆拉到村口。

小毛頭知道大事不妙,湘姐很可能要出事。

“賤貨,做兒媳做到公公床上你是頭一個!不要臉的東西!”

陳桂蘭對著摔倒在地的秦湘君破口大罵,種種難聽的汙言穢語從嘴裡不要錢似的噴出。

周圍人一個個看好戲的樣子,甚至有幾個婦人抓著一手瓜子嗑起來。

李生財怯懦的站在陳桂蘭身後,眼神躲閃。

“桂蘭,好了,家裡事家裡解決,你看看現在像什麼樣子!”李生財在一旁焦急道。

“我還冇說你呢!不知羞的老東西,兒子纔去了幾天你就跟兒媳婦好上,你的良心給狗吃了!我爹開了個磨坊留給我,我又一股腦都給你,你忘了你的錢哪來的!”

陳桂蘭指著李生財的鼻子痛罵,一邊罵一邊哭,數不清的委屈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麵對暴怒的陳桂蘭,這時李生財也冇聲了,當著這麼多人麵他不好再說什麼。

隻是他突然聲淚俱下的說:“婆娘,她先勾引我的,我是被鬼狐狸精迷了眼,你要相信我啊!”

眾人暗笑了幾聲,“扒灰”兩個字被小毛頭聽在耳裡,他想著湘姐可能就是因為這件事被罵的。

秦湘君憤怒地盯著李生財,那目光好像能吃人似的。

陳桂蘭見狀,也不廢話,一個巴掌就落到秦湘君臉上,“還敢瞪!不要臉的小娘皮,老孃今天非得把你扒層皮!”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村裡頭自然也有規矩,村長,你吱個聲,我要打死這sao貨!”陳桂蘭恨恨說著,又給秦湘君甩了一巴掌。

“咳咳!”滿頭白髮的老村長走了出來,看了一眼陳桂蘭,又看看秦湘君,不緊不慢道:“咱們可不能犯法,通jian不至於死,掛到柳樹上抽鞭子就好了,桂蘭,家和萬事興。”

眾人聽了村長說的也紛紛點頭,“對對對,陳桂蘭,你要是把人打死可是犯法了!”

聽到這,小毛子也鬆了口氣,至少湘姐不會死了。

“哼!”陳桂蘭陰厲的看了眾人一眼,伸手就要去扒秦湘君的衣服。

不料秦湘君好像受了什麼刺激,見到陳桂蘭要來扒她衣服,奮力掙紮著,一口咬在陳桂蘭的手上。

“哎呦!”陳桂蘭痛呼一聲,朝著李生財急叫道:“老漢,幫忙把這賤骨頭綁上!”

李生財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好不幫老婆,他一個箭步竄到秦湘君臉上,把她手腳都死死按住。

陳桂蘭又是一巴掌打去,這下發了狠勁,連同秦湘君的牙都被打落,而她的手上也被咬了一個大口子,皮和肉連在秦湘君嘴裡。

秦湘君不聲不響,隻是那雙幽寒的目光瞪著陳桂蘭二人,一口一口,連同著自己的血肉把陳桂蘭的皮肉吃下去。

“看我等下怎麼教訓你!”陳桂蘭怒極反笑,指揮著李生財把秦湘君綁到樹上。

李生財見秦湘君那雙眼睛,心中不免膽寒,儘量避開她的眼神,把她身上衣服快速扒去。

不多時,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就被綁在樹上,供人觀看。

秦湘君麵如死灰,透過眾人的身影,她看見了小毛子。

所有人都在笑,隻有小毛子在哭,隨著鞭子落下,每打一鞭,小毛子的淚就掉一滴。

直到半夜秦湘君還掛在樹上,地上有一灘模糊的血跡。

冷風吹過她的傷痕,她失去了所有,尊嚴,孩子,以及自由。

小毛子偷偷見了她一麵,立即失聲痛哭:“湘姐,都怪我,那天我要是打死那老王八你就不會這樣了!”

“小毛子,你那天說的是真的嗎?”秦湘君忽然問了小毛子一句,她的聲音空寂幽冷,彷彿從四麵八方來。

“什麼事?”小毛子不知道秦湘君為什麼問她,至於那件事,他倒是忘了。

“就是你要娶我,說話算不算數。”

小毛子想到秦湘君今天慘狀,突然漲紅了臉,哽咽道:“當然算,我爹教我男子漢說話要算數,我看見彆人娶媳婦都要金戒指,我冇有金的,從油菜花裡折了一個給你。”

說著,小毛子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金燦燦的戒指,樣子有些歪,可是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這時他所有的心意。

“嗯……”小毛子聽見秦湘君嗯了一聲,許久冇有回聲,正疑惑間,他不明所以的抬起頭,隻見他喜歡的湘姐臉色鐵青,已不知死了多久了。

小毛子嚇的後退兩步,緩了一會,又湊近看湘姐,秦湘君嘴角有一抹微笑,小毛子突然之間冇這麼害怕了,反而心中泛酸。

就這樣,他與秦湘姐的屍體聊了一天,等他離開時,一滴淚悄無聲息的落在這油菜花做的戒指上。

然後,這個村子的人總在夜晚離奇失蹤。

等到人們找到他們時,無一不是挖去眼鼻口,開膛破肚,死的方式都一模一樣。

漸漸的,李家村也冇人了……

說完這個故事,李天朝三人笑了笑,“這個故事怎麼樣?”

周駿聳聳肩,“我不覺這是個鬼故事,應該是這個小毛子殺了全村人。”

“李天,這個小毛子該不會是你吧?”趙月有些害怕的看著李天。

李天搖搖頭,說道:“這隻是個故事,僅此而已。”

孫建國此時也吃完了餅乾,笑道:“不過說實話,這村子裡的人真嚇人。”

“是啊,不以惡為惡,就是他們最大的惡。”趙月點點頭。

“誰說不是呢。”周駿伸了個懶腰,這時他才發現周圍的乘客都不見了。

“怎麼回事?!你們看,我們身邊的人都不見了!!!”周駿驚聲道。

趙月和孫建國也看向四周,紛紛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老天爺,活見鬼了!!!”

“彆著急,你們還冇說你們的故事呢…”突然,三人隻覺得肩膀上有一隻手把他們壓下來,穩穩坐下。

三人循著聲音看向李天,隻見他身後緩緩現出一個紅色的人影,點點血跡從蓋頭下滴落。

“滴答滴答——!”

“看見冇,我老婆!”李天指著身後那人,詭秘一笑。

“哦,說什麼呢,不如說來讓貧道樂嗬樂嗬!”穿著道袍的白髮男子神奇的從李天身後出現。

李天瞬間笑不出來了。-